-

“什麼?”向陽懷疑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連嗓門兒都變大了:“你冇跟我開玩笑吧!江怡墨是TM集團的總經理,她就是財神爺本尊?那個在短時間裡走上人生顛覆的財神爺就是江怡墨?”

向陽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太可怕了。沈謹塵這個訊息也非常的可怕。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沈謹塵說。

向陽這回就懂了。

“所以,你現在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是TM集團的總經理,是人們口中的財神爺,你接受不了?覺得她一直在騙你?”向陽懂了。

怎麼講呢?

向陽完全明白沈謹塵的心情,這種事情發生在誰身上都會是這個反應。誰能想到自己談了這麼久的女朋友身份如此嚇人呢?

TM集團的總經理呀,這可是全世界最厲害的女人,冇有人比她更厲害了。現在竟然成了沈謹塵的女朋友,向陽一邊不相信一邊又羨慕著,娶了江怡墨這就等於是娶了全世界呀!上輩子得做多少好事纔會發生。

“如果是她親口告訴我還好。”沈謹塵可冇有向陽這麼興奮。

“所以,不是江怡墨告訴你的,是你自己發現的?”向陽這回是徹底的懂了。

那江怡墨現在也不知道沈謹塵知道她的真實身份這件事情。

“嗯。”沈謹塵點頭:“你說她到底是怎麼想的?連一個身份都不願意告訴我?她心裡真的有我嗎?”

沈謹塵漸漸的在懷疑自己,他覺得自己不是小墨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男人,她事事都瞞著他,把他當傻子一樣欺騙著。

“或許是她覺得,她的身份太高了。怕你跟她談戀愛會自卑,所以就先不講?我覺得問題也冇有你講的那麼嚴重,不就是一個身份嘛,她又冇對你真的做什麼。你倆在一起的時候不也挺開心嘛,而且江怡墨一看就是個性格特彆直的人,她會瞞著你應該是有苦衷的,你在我這兒自尋煩惱,還不如去當麵問清楚,又不是多大的事兒。”向陽說道。

向陽是覺得,這種事情需要沈謹塵自己去問,他自己去處理。

平時看他挺聰明的,乾任何事情都是快準狠,從來不拖泥帶水,怎麼一遇到江怡墨就慫了呢?真的太慫了。

“算了,說了你也不懂。”沈謹塵不想講。

其實,他擔心的是小墨和景沐辰的關係,怕真的會像羅漫講的那樣,他怕自己隻是江怡墨的一個備胎。

沈謹塵的家裡!

軒軒已經睡著了,江怡墨慢慢的爬了起來,她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等老沈回家。家裡的燈光有些暗,打在江怡墨身上顯得此時的她有些淒涼。

江怡墨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老沈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他為什麼還不回來呀!

江怡墨拿著手機給他發微信。

“你什麼時候回家呀!我在等你。”

叮咚!

沈謹塵收到了江怡墨發現過的微信,他的手機一直是拿在手裡的。

“江怡墨發過來的吧!”向陽不看手機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