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推開門去了沈謹塵的房間,他還在睡覺覺,高大的個子躺在床上,昏暗的光線下,看起來有一絲絲的憔悴,但整個人的氣場還是有的,非常的帥氣。

均勻的呼吸,證明他睡得很香,至少不會突然醒過來。

江怡墨跪在地板上,兩隻小手手趴在床邊上,盯著睡著的沈謹塵看著。其實他挺好看的,不管從哪個方向看過去都帥得要死。

小墨是個顏控,她喜歡沈謹塵好看的臉。

“喂,你乾嘛生我的氣,乾嘛不理我呀!”江怡墨伸出小手指落在沈謹塵的臉上,輕輕的從他的眉眼上劃過。

慢慢的,從他的眉毛劃到了他的嘴唇,指腹落在他的唇上輕輕的點著,像是在跳舞一樣。

“是不是羅漫跟你說什麼了?其實你有事情不用藏在心裡,可以直接問我的。大半夜的還不回家,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我有多擔心你呀!”

江怡墨現在真像個受了委屈冇地方撒的小女人,但她也不能對著沈謹塵發脾氣,他是男人嘛,是要麵子的。

小墨起身,在沈謹塵的唇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然後她便出去了。

她剛出去沈謹塵就醒了,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他剛纔根本就冇有睡著,都聽到小墨的話了。

一樓。

江怡墨見傭人在廚房裡準備早上,好像是剛剛纔開始,她便走了進去。

“讓我來吧!”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講真。

她的廚藝是真的一言難儘,根本就做不出什麼花樣來,與沈謹塵相比簡直天上地下,但她還是想好好的表現一下,心意纔是最重要的嗎?她要讓老沈感受到她的心意,知道她心裡是有他的。

“江小姐,還是我來吧,要是被沈先生看到了,肯定得罵我,怎麼能讓您進廚房呢?”傭人可不敢讓江怡墨做飯。

“我怎麼就不能進廚房了?這地方本來就是女人的天下嘛!我隻是想給喜歡的人做個早餐,沒關係的,交給我吧!你去忙彆的。”江怡墨笑眯眯地把傭人推了出去。

傭人也不敢離開,做早餐就是她的工作呀,萬一沈先生起來吃不到滿意的早餐怎麼辦?還有,廚房裡的江怡墨好像不太會的樣子,看她站半天也不知道從哪裡下手。

傭人有些擔心,就更不敢離開了。

“沒關係,你先去忙吧,你站在這兒把我盯著,我緊張。”江怡墨說。

“是,江小姐,那你當心。”傭人這才退了出去。

江怡墨一個人在廚房裡瞎折騰著,她打算煎幾個雞蛋。自己一個,軒軒一個,沈謹塵工作比較累就吃兩個。

想像得是很好的,等她把油倒進鍋裡時就怕了。鍋裡有水冇有擦乾淨,油一倒進去就開始霹靂啪啦的炸了起來。

江怡墨嚇得拿著鏟子直往後退,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靠。

煎個雞蛋也這麼危險的嗎?平時見老沈弄的時候特輕鬆,甚至還很帥氣的呀!

江怡墨一點點的靠過去,剛把雞蛋扔鍋裡,她又往後跑,真的太嚇人了,比拍恐怖片還要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