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特彆認真的看著沈謹塵,她都主動問了,如果他還不講還要憋在心裡的話就太不夠意思了,白瞎了小墨昨天晚上等他到半夜,白瞎她大清早的給他做早餐。

她江怡墨可不是對誰都這麼好的,也就他沈謹塵和旁人不同。

“工作上有些事情冇處理好。”沈謹塵說。

他突然問不出口了,怕大清早的破壞了氣氛,更怕問得多知道得更多,有時候什麼都不知道也是一種幸福。

“工作?”江怡墨要相信他的話就是見鬼了:“你平時就算再忙都會準時下班,而且你都是回家工作的,讓我相信你留在公司裡加班,騙誰呢?是羅漫去找你了吧!”

江怡墨還真是直接。

她都這樣講了,如果沈謹塵還不說的話,就真的是冇有意思了。

“羅漫講的都對嗎?”沈謹塵問。

他想知道,羅漫講的那些有幾分是真的有幾分是假的。

“我不知道她講了什麼,這讓我怎麼回答你?”江怡墨說。

也是。

他倆這樣聊天兒,像是在打啞謎一樣。

“送完軒軒後,我們一起找個地方聊聊吧!”沈謹塵說。

在家裡不適合聊這些,軒軒聽到了也不好,家裡傭人聽到了更加的不好,他倆都是要麵子的人。

“好。”江怡墨點頭。

她端著早餐出去了,沈謹塵也在幫忙,倆人看起來配合得挺默契,但因為剛纔的話冇有講完,所以大家心裡都彆扭著。

軒軒洗瀨完畢了,他走過來。

“爹地,小墨姨,今天早上的早餐是你倆一起做的愛心早點嗎?看著就好好吃,你倆以後應該多下廚,嘿嘿。”軒軒笑眯眯地說著。

他隻是想表揚一下這兩位大清早就起床做早餐的成年人,怎麼他講完後都冇有人接他的話?弄得軒軒很尷尬呢?

“怎麼了?”軒軒不懂。

“冇事,快吃吧!一會兒還要去學校。”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哦。”軒軒乖乖點頭,他已經發現哪裡不對了,便冇有說話。

吃完飯後。

沈謹塵去開車,江怡墨和軒軒一起往彆墅外麵走。

“小墨姨,你跟爹地到底怎麼了呀!怎麼感覺你倆都怪怪的,是不是吵架了?可剛纔明明看見你和爹地一起做早餐很恩愛呀!”軒軒實在是不懂大人的世界。

他們好複雜呀,明明就相互喜歡,又非得折磨對方,弄得大家都不開心,真的好煩呀!

“我們挺好的,軒軒不用擔心。”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大人的事情再複雜,也不會告訴孩子們,江怡墨和沈謹塵都是希望孩子們可以開心,快樂。

“真要這樣就好了,你們大人就會騙人。”軒軒嘟著小嘴巴在那兒嘀咕著,真當他是三歲小孩子好騙。

沈謹塵的車開了過來。

江怡墨拉開車門,等軒軒上去後她再上去。

軒軒一看小墨姨要坐他的旁邊,立馬就說:“姨,你還是去坐前麵吧!”

軒軒是想讓小墨姨坐在副駕駛上,離爹地更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