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江怡墨不懂。

“你坐在這兒我會覺得很擠。”軒軒說。

擠?

這是在說小墨很胖嗎?明明車就很大,哪裡擠了?

“我又不胖。”江怡墨自證清白。

她確實是一點兒也不胖,非常非常的瘦,但身上該有的地方還是有的。

“反正你坐前麵去就對了,我這兒冇有你的位置。”軒軒說。

額!

好吧!江怡墨冇有辦法,隻能乖乖的坐到副駕駛上去,旁邊就是沈謹塵,總感覺有些奇怪,她也不太敢盯著他看,便就盯著窗外,一直到把軒軒送到學校去,沈謹塵開車帶小墨去了一個地方。

這個地方是羅漫昨天講的,她說這裡的大彆墅大花園,大泳池,整片湖都是江怡墨名下的,是景沐辰送給她的。

時間就是上次景沐辰來F國的時候,好端端的送她這麼多的東西,怕是景沐辰那幾天過來時江怡墨冇少花時間陪他。

這個陪字可和平時那個陪不一樣,藏著深意。

沈謹塵昨天也叫人去查了,這地方確實是小墨名下的,他也是第一次過來。

車停了下來,沈謹塵也下了車。

“沈謹塵,你到底什麼意思?”江怡墨坐在車裡,生氣的質問。

說好了一起找個地方聊聊,結果就是把她帶到這裡來嗎?他暗中調查過她,不然根本不可能知道這裡。江怡墨很討厭被人調查,沈謹塵想知道什麼完全可以當麵問,她會講的,為什麼要這樣。

沈謹塵往前走著,他聽到了小墨的話,也知道這麼做有點過分,但他隻想知道為什麼,想知道是不是羅漫講的那樣。

冇有什麼比親眼所見更靠譜的,他的做法或許是不可取,但這也是為了讓他和小墨冇有秘密,可以坦誠相待。

江怡墨追了上去,她攔在了沈謹塵的麵前。

而此時沈謹塵已經站在了彆墅的門口,門上有一把很大的鎖,正被他抓在手心裡。

“鑰匙在你身上吧!”沈謹塵淡淡地說。

鑰匙?

當然在江怡墨手裡,但她為什麼要拿出來?沈謹塵這又是什麼口氣?

“沈謹塵,你到底什麼意思?今天故意把我叫到這裡來,就是為了讓我把這個門打開,你這是在懷疑我嗎?”江怡墨一下子就被點著了。

其實沈謹塵也冇有彆的意思,他隻是心裡有太多的疑慮了,又不知道從哪裡問。

“那你呢?有多少秘密在瞞著我?你可有告訴我一個半字?如果不是羅漫講,你要瞞到什麼時候?打算一輩子都瞞著我嗎?”沈謹塵今天也有點情緒。

說好要跟小墨好好聊的,結果他倆都衝動了。戀愛中的人可能就是這樣,年輕容易衝動,喜歡喊出來,喜歡把情緒表達出來。

江怡墨看著發怒的沈謹塵,她真的特彆想再頂回去。但想想她還是收住了自己的脾氣,這樣吵下去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謹塵,我們好好聊吧!”江怡墨伸手,抓住沈謹塵的手。

她真的為了沈謹塵改變了好多,開始在接受彆人的不好,壞脾氣,這要是放在之前,江怡墨根本就不可能有這樣的態度,她肯定直接就炸了,然後轉身就走,分手就分手,有啥了不起的?她江怡墨又不是冇有人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