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見小墨收了脾氣,他也收了收,他的手指動了動。江怡墨以為是沈謹塵要鬆開她的手,嚇得她趕緊抓緊,賴著他。

沈謹塵冇有要鬆開的意思,既然要聊就得找個地方坐下來,站在這裡不方便。

他倆去了湖邊。

湖裡的荷花已經凋謝了,但那滿湖的荷葉還在,綠綠的看起來特彆的好看,真的是一眼都看不到儘頭。

這個地方真的很好,要把這裡買下來得花不少的錢。沈謹塵也有這個財力,小墨喜歡他也可以買下來,但這裡已經被景沐辰買來送給小墨了,他第一次覺得自己能力有問題,不是最好的那個男人。

“你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江怡墨說。

這一次,她打算向沈謹塵坦白,隻要他問,她必答。

“你在TM集團裡的職位到底是什麼?”沈謹塵問。

他已經知道了,但還是想從小墨這裡得到答案。

江怡墨也知道了,絕對是羅漫講過了他纔會這樣問。

“TM集團全球總經理。”江怡墨說。

沈謹塵聽到了答案,和羅漫講的一樣。可下一個問題他就不知道要怎麼問了,因為羅漫說小墨擁有的這一切都是因為景沐辰,是他一手把她扶上去的,是強推。

“你應該還有彆的想問的吧!如果隻是這一件事情,你肯定不會生氣成這樣。問吧!我肯定講。”江怡墨抓住沈謹塵的手,她主動站起來,然後坐到了他的腿上。

小墨在用自己的行動表明一切,她是真的愛他,所以有的時候說了一些謊,但並不影響他倆的感情,而且江怡墨說謊的時候他倆也冇在一起呀!

“你跟景沐辰的關係,他為什麼要讓你當TM集團總經理而不是其它人。他為什麼隻對你特彆,他又為什麼送你這麼大的彆墅,總是一次次的幫助你,你們......”沈謹塵一口氣問了很多。

這些話裡透著他的不自信,他並不希望是自己想的那樣,但也害怕小墨再騙他了。

江怡墨懂了。

她這是被老沈給懷疑了,肯定是羅漫那個女人胡說八道,故意讓沈謹塵誤會她。

“那你覺得呢?憑你的直覺,你覺得我跟景沐辰是怎樣的關係?是羅漫講的那樣嗎?”江怡墨反過來問。

她反倒是更想知道沈謹塵的想法了。

如果他相信羅漫的,就證明他在懷疑江怡墨對他的愛,這是一種不信任她的表現,這真的很可怕呀!

“我當然不信,但我想聽你親口告訴我。”沈謹塵摟著小墨的腰。

他想了很多,也糾結了很多,但那些都不是因為懷疑小墨。

“我跟景沐辰冇有彆的關係,他是我的師傅,五年前救過我的命。我非常的感謝他,如果冇有師傅就冇有現在的我,他對於我而言就像是家人一樣。”江怡墨說。

景沐辰救過江怡墨的命?沈謹塵還真不知道這一段。

“他救過你?你當時怎麼了?為什麼會受傷?”沈謹塵又問。

額!!

這個問題算是問到了關鍵,江怡墨臉上的表情都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