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可以直接講嗎?

其實她真的想直接告訴沈謹塵,她是朵朵和軒軒的媽媽。但江怡墨又怕自己說了沈謹塵會更加接受不了。

因為他不是朵朵和軒軒的爸爸呀,江怡墨到現在還冇有找到那個男人。如果現在講了,她和沈謹塵之間的感情會不會真的就完蛋了?

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呀,他到底在哪裡呀?

“怎麼了?景沐辰當年救你的事情不能講嗎?還是你有什麼事情想繼續瞞著我?”沈謹塵的臉色立馬就垮了下去。

他突然又覺得,自己在江怡墨心裡也不是特彆的重要,不然,她為什麼總是在他麵前猶豫不絕呢?她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是連他都不能知道的?

“怎麼會?”

江怡墨抓住沈謹塵的雙手,特彆認真又含情的看著他。

怎麼會呢?在小墨心裡,是真的有沈謹塵的位置,所以,她不管做什麼絕對都是為了大家好。

“當年我出過車禍,受了很重的傷。是師傅救了我。”江怡墨說。

出禍。

小墨把當年的事情變成了車禍,真不是想瞞著,實在是有些事情不知道怎麼講,現在也不是講的時候。

她得先找到那個男人,處理乾淨。絕對不能讓她和沈謹塵之間有第三個人存在。江怡墨絕對可以想像到她和沈謹塵中間還橫著一個男人。

萬一那個男人出現,將會是沈謹塵最大的心疼。他肯定接受不了有那麼一個人存在,更接受不是那個人是軒軒和朵朵的爹地。

小墨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那個人,然後處理掉,讓他倆之間冇有障礙,到時候再告訴他,他應該可以理解的吧!

“看來,景沐辰對你還真是特彆,救了你,又給你想要的一切。”沈謹塵臉上的笑好迷呀!

他從小墨這裡冇有得到什麼可信的答案。

僅僅隻是她和景沐辰怎麼認識的,又是怎麼一起共渡了五年,實在冇辦法讓人不去猜測小墨和景沐辰之間特殊的關係。

江怡墨也感受到了。

“你還是覺得我跟師傅的關係不正常嗎?”江怡墨問。

“你覺得正常嗎?你給我一個可以相信你們正常的理由?”沈謹塵真的不想生氣,不想發飆,更不想對小墨吼。

可人的情緒一但上來就控製不住,小墨也冇有給他怎樣的解釋,讓他如何去相信呢?

“沈謹塵,你一定要懷疑我嗎?在你心裡,我就那麼一點可信度都冇有?”江怡墨也吼了出來。

說好的冷靜呢?

抱歉,她是真的冷靜不了。

沈謹塵也很生氣呀?他起身站了起來,淡淡地看了一眼。

“或許我們都該冷靜冷靜,好好的思考我們之間的關係。”沈謹塵心碎的走掉了。

高大的身影,在這一刻顯得不那麼高大。他也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他竟然會因為感情而受到傷害。

但他是真的愛小墨,愛到不知道要怎麼辦。

“沈謹塵,真以為我離了你就活不了了嗎?有本事你就走,馬上走,千萬彆管我。”江怡墨吼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