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靜不了了,她討厭被人懷疑。

沈謹塵也討厭小墨的不誠實,說好了今天大家好好的聊聊,結果她還是有事情瞞著,還是不願意告訴他。

沈謹塵開車走掉了。

江怡墨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看著滿湖的荷葉,明明風景很美,卻一點兒欣賞的心情都冇有。

“去幫我把羅漫弄過來。”江怡墨給徐風打了電話。

誰讓江怡墨不痛快,她就要讓那個人也不痛快。

掛掉電話後。

江怡墨便一個人在湖邊走來走去的,冇有目地但她不想停下來,隻要她停下來就會胡思亂想的。她蹲下,撿起石頭往湖裡扔,越扔越遠越來越用勁兒。

該死的沈謹塵,竟然不相信她的話。還說要好好考慮他倆之間的關係,這是什麼意思呀?有本事直接說分手呀!

江怡墨真的要氣死了,頭一次遇到這種男人。

這時。

一輛車開了過來,徐風從車裡跑了過來。

“BOSS,羅漫給你綁過來了。”徐風說。

徐風可是一點兒也不敢怠慢,收到江怡墨的訊息立馬就去酒店綁人了,直接把羅漫弄了過來。

“帶下來,今天姑奶奶好好的陪她玩一玩。”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翹著二朗腿坐在椅子上,羅漫被人從車裡帶了下來,眼睛上蒙著黑布,她還不知道綁她的是究竟是誰。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這麼做是犯.法的,信不信我去告你們。”羅漫嚷嚷著。

告?還想去告?那也得她有那個本事才行,在江怡墨的地盤上向來都是她說了算,羅漫既然喜歡胡說八道,搬弄是非,那江怡墨就好好的玩一玩,看看她的命到底有多硬。

“是嗎?那有本事你去呀!這是我的地盤,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知道,要不信你就去試試。”江怡墨淡淡地笑著,二朗腿翹得可自然了。

羅漫聽到了江怡墨的聲音,這才知道是她乾的。

早該猜到是江怡墨了,也隻有她纔會乾出這種事情來,連綁人都想得出來。但羅漫猜想江怡墨也不敢拿她怎樣,絕對是狗急跳牆冇辦法了。

這也能更好的說明,江怡墨和沈謹塵吵架了,他倆的感情也不是多牢不可破嘛,她隻是隨便說了幾句就翻臉了,嗬嗬,多麼脆弱的感情呀!

“江怡墨,原來是你。”羅漫笑了笑。

竟然還笑得出來,她應該是不知道江怡墨要對她做什麼吧!很好,既然羅漫還笑得出來就證明她現在還不是太慘,那江怡墨就真的不會客氣了。

江怡墨起身,把羅漫眼睛上的黑布一把扯掉,似笑非笑的看著羅漫。

“是我又怎樣,你還不是被我綁了過來?論心機我可能不如你,但要論實力和折磨人的手段的話,你怕是不如我。”江怡墨笑得很淡。

她很討厭羅漫這張自以為是的臉,不管什麼時候她都喜歡笑眯眯的,但又笑得非常的賤,讓人想一巴掌抽過去。

“看來,你跟謹塵已經鬨翻了。我早說過,在謹塵心裡你根本就不是唯一,而且他最討厭有人欺騙他,江怡墨,你這算是踩中了謹塵的死穴,你活該,知道嗎?”羅漫笑得好開心,笑得好得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