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江怡墨現在被她給氣瘋了呀,這也算是好好的出了一口惡氣了。

“江怡墨,就算你是TM集團的總經理,你是財神爺,但那又如何?你再有錢也買不到謹塵的愛,現在的你應該很痛苦吧!”

羅漫狂笑,看到江怡墨被沈謹塵罵,看到她現在冇有辦法隻能氣得綁人的樣子,羅漫真是覺得超爽的。

但讓羅漫冇有想到的是,江怡墨竟然也笑了出來,而且比她笑得還要好看。羅漫立馬就不笑了,因為她意識到江怡墨要做什麼了,她要開始折磨她了。

“羅漫,我承認你笑起來確實很漂亮也好看。但你很快就笑不出來了,一會兒我就會讓你覺得很痛苦。所以,你現在想笑就儘情的笑吧!”江怡墨轉身,坐回椅子上。

她四處看了看,發現身後不遠處有一塊很大的石頭,石頭的體重遠遠超過了羅漫的重量。

“徐風,去把那塊石頭搬過來。”江怡墨說道。

石頭?

徐風回頭一看,好大一塊呀,這是要讓他直接搬過來嗎?他這細胳膊細腿兒的不一定弄得動。徐風怎麼感覺BOSS是在整他呀!不是整羅漫嗎?搞錯對象了吧!

徐風走過去,真的把石頭搬了過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放在江怡墨腳邊的時候更是咣噹一聲,賊響。

把徐風累了頭的汗水,雖然也隻是搬了幾米的路程,但真的好累好累。

“羅漫,要不咱們就來玩個遊戲吧!看看你今天能不能幸運的從我手裡逃出去。”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羅漫看到這塊石頭時也是一臉蒙,因為所有人都猜不透江怡墨的套路,不知道她想怎麼玩。

“徐風,把這塊石頭和羅漫綁在一起扔進湖裡。聽說羅漫遊泳技術挺高的,你說她會不會跟石頭一起沉下去,還是她會拚了命的往上遊呀!”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徐風這才明白,BOSS原來是要玩這樣的遊戲。但這塊石頭跟羅漫差不多重,如果都扔到水裡的話,石頭肯定往下沉。

羅漫就算體力再好也會消耗乾淨,到時候就會跟著石頭一起沉入湖底。

“彆說羅漫了,就算是我自己,也不行呀!”徐風搖頭。

“要不咱們就打個賭,看看羅漫能不能沉下去。隻要她能堅持三分鐘,咱們就把她撈上來。我猜羅小姐為了不死肯定會拚儘全力的,要是我輸了,給你加工資。”江怡墨說道。

額!!

加工資?

誘或力確實很大,但徐風更瞭解BOSS,她的判斷力從來不會出錯,她的腦袋裡裝的可都是寶貝。她說羅漫可以堅持三分鐘就一定可以,因為任何人遇到這種事情時都會有求生欲。

像羅漫這種怕死的女人,她的求生欲比任何人都強。所以她真的很有可能會堅持住。

“BOSS,我不跟你打賭。”徐風笑嘻嘻的說著。

“冇出息。”江怡墨翻了一個白眼兒,真是一點兒都不好玩:“開始吧!”

“是,BOSS。”徐風手一揮,兩個保鏢立馬就拿著繩子過來了,直接開始往羅漫身上綁,並且還幫她把手和腳都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