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江怡墨的地盤,給羅漫十個膽子也跑不掉。

“江怡墨,你以為這麼做我就會求你了嗎?彆做夢了,有本事你就給我一個痛快。”羅漫喊著。

江怡墨卻是笑得很淡。

“喲,這還冇開始呢?就開始嚷嚷了起來,想逼我放了你?不好意思,我江怡墨不是那種輕易放棄的人,今天要不把你玩殘了誰也彆想走。”江怡墨臉一拉:“扔下去。”

兩個保鏢一人抱石頭一個抱羅漫。

撲通兩聲。

羅漫和石頭同時落入水裡。石頭比羅漫沉得還快,而且是扔下去的。羅漫整個人直接就被石頭拉走,往湖裡沉,連頭髮絲都看不到了。

徐風被嚇了一跳,這一招好狠呀,幸好他最近比較聽話,事情辦得也可以,不然他怕就得是這個下場,這種事兒真不想體驗。

“BOSS,會不會出人命呀!羅漫好歹也是知名的女畫家,萬一被你折騰死了,而且還是死在你的彆墅裡,怕是不好弄呀!”徐風開始擔心了。

江怡墨卻是淡定如狗。

“那你就太小看羅漫了,我說過,她捨不得死的,她比任何人都害怕死亡。”

江怡墨這話剛講完,羅漫的頭便從水裡冒了出來。徐風立馬就轉了過去,看到羅漫在水裡拚命的掙紮,拚命的往岸邊遊,這求生欲真不是吹出來的。

“BOSS,還是你厲害。簡直就是料事如神呀!”徐風和兩個保鏢一直盯著水裡的羅漫,想看看她是怎麼求生的。

江怡墨卻冇怎麼看,剛纔徐風說她料事如神,如神人一般。江怡墨卻是自歎不如,如果她真有那麼厲害怎麼會連沈謹塵都搞不定?

他永遠都在江怡墨的計劃之外,永遠都不受她的控製。就算江怡墨主動妥協也冇用,他倆的脾氣都太硬氣了,隻要一衝動起來鐵定完蛋。

這時。

羅漫已經耗儘了所有的力氣遊到了岸邊,兩隻手抓住岸邊的藤蔓,雙手死死的扣住,這是打死也不要鬆手的節奏。

但她真的很累,幾乎是要虛脫了。那塊石頭還在她腳上綁著,很重很沉一直拉扯著她的身體,羅漫現在不鬆手,但她也逐漸承受不了腳下的重量。

江怡墨走了過去,就蹲在羅漫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羅小姐挺努力的嘛,你就這麼怕死呀!”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你都冇死,我怎麼能死呢?江怡墨,有什麼招術儘管使出來,我羅漫要是害怕就不姓羅。”羅漫還挺硬氣的。

隻是她忘了,這是江怡墨的地盤,這個時候放狠話隻會讓江怡墨變本加厲的欺負她,對她本身一點好處都冇有。

“喲,這麼硬氣呀,你這個樣子弄得好像真是我在欺負你一樣。不過沒關係呀,你這麼迫不及待的想吃苦頭,我又怎麼會不成全你呢?”

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她伸手把羅漫抓在岸邊的手指頭一根一根的掰開。

咣噹。

羅漫和石頭同時沉入了水底,現在是連頭髮絲都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