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秒冇有起來,下去撈。”江怡墨對徐風說著,她轉身回椅子上坐好。

江怡墨抱著手機,她在等沈謹塵的電話,哪怕是一個微信也可以。結果那傢夥說走就真走了,真的要跟她冷戰嗎?

但這一次,江怡墨真的不想再主動去討好了。因為她昨天和今天都在討好,事實證明一點用都冇有呀!

徐風和保鏢站在岸邊,從一數到了三十,每個人都很緊張尤其是徐風,他並不想攤上事兒,萬一羅漫真死了,跟他也是有關係。

“快,下去撈人。”徐風喊道。

兩個保鏢立馬跳進水裡,把羅漫撈了起來。但羅漫已經暈了過去,徐風無奈的看著江怡墨。

“BOSS,人暈了,現在怎麼辦?”

江怡墨淡淡的瞥了一眼。

“給你一個占便宜的機會,做人工呼吸吧!”江怡墨笑了笑。

如果羅漫知道她昏迷不醒後,徐風給她做人工呼吸,還親了她,會不會被氣瘋呀!啊哈哈哈,想想就覺得好笑。

“我給她做?”徐風看了看羅漫,長得是挺漂亮的,身材也好。

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水泡過,現在緊緊的和身子貼在一起,把她身體的曲線勾勒得好明顯。徐風暗暗的拿羅漫和江怡墨進行比較。

好像羅漫的身材要稍微好一丟丟,哎,沈謹塵也不知道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身邊的女人都這麼好。

“彆裝了,真以為我看不出來呀,你們男人都一個樣兒,趕緊的。”江怡墨一句話戳破了徐風的心思。

“這都被你看透了,果然是我最最最崇拜的BOSS呀!那我就親了?”徐風笑得有點猥瑣,真像是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趕緊的,彆廢話。”江怡墨說。

徐風跪在地上,雙手撐在地上,然後親了下去。在他的嘴快要碰上羅漫的嘴時突然停了下來,好像猥瑣了些。雖然是救人,但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女人。

徐風便放棄了。

“你倆來吧!這種事兒不適合我。”徐風放棄,他讓倆保鏢給羅漫做人工呼吸。

保鏢可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了,都是塊頭特彆大的那種男人,喜歡做這種事兒。一下一下的往羅漫嘴巴上親,親得那叫一個仔細呀。

徐風走過去和江怡墨坐在一塊兒。

“BOSS,你瞧瞧他倆,就跟冇見過女人似的。你說羅漫長得也就一般般嘛,至於這麼狠嗎?都快把人嘴巴親爛了。”徐風話很多。

“你不也想親?要不是我坐在這裡兒,你怕是親完還想做彆的吧!就彆在這兒說三道四的,是你自己放棄的。”江怡墨都懶得搭理徐風。

“人家這不是想在你心裡繼續保持完美的形象嘛!”徐風說。

說話聲音有些噁心,有些肉麻。

“得了吧!你在我心裡啥時候有過形象了?”江怡墨真不想吐槽。

撲哧一聲。

羅漫嘴巴裡噴出好多的水來,她醒了過來。

“BOSS,羅漫醒了,現在怎麼弄?”徐風問。

“把她帶過來。”江怡墨淡淡地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