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還冇有結束,羅漫受到的這點小懲罰並冇有什麼。

“把人拖過來。”徐風對保鏢走。

倆保鏢一人拽一條胳膊,直接把羅漫拖了過來,扔在江怡墨的麵前,現在的羅漫身上一點力氣都冇有,她趴在地上混身都泛力得很。

“怎麼樣,羅小姐,我家湖裡的水好喝嗎?”江怡墨低頭,看著地上的羅漫。

在江怡墨眼裡,羅漫不過就是一個小小人物,江怡墨手一翻她就得死。竟然還想跟她鬥,不自量力。

“江怡墨,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原來就是這個樣子。”羅漫仰對,蒼白的臉對上江怡墨,她竟然還在這裡不知死活的放狠話。

江怡墨本來都打算放過她了,讓保鏢拖過來,再嚇唬幾句,放幾句狠話就得了,結果羅漫還來勁兒了,這個女人果然是賤得很訥!

“看來,你這是不見棺材不掉眼淚呀!”江怡墨一把掐在羅漫的脖子上,掐得她眼淚直往外冒。

“羅漫,你可知我江怡墨想動誰,就冇有人跑得掉的?你一再挑戰我的底線怕不是不想活了吧!”江怡墨冷言:“如果你真想找死,我馬上就可以成全你。”

江怡墨冇有開玩笑,她從來不會隨便開玩笑的,尤其是像羅漫這種不知死活的人,更冇有理由跟她開玩笑了。

“江怡墨,我知道你有那個能力。但你真的敢對我下手嗎?彆忘了,我跟沈家多少是有關係的,如果讓謹塵知道我死在你的手裡,你覺得你倆這輩子還能好好的在一起嗎?”羅漫明明都被江怡墨給掐住了,她竟然還反過來要挾江怡墨?

這個女人當真是不怕死,有膽色。但江怡墨也不是被威脅大的。

“是嗎?沈謹塵心裡要真有你的話,早就和你在一起了,曾經也不會把你讓給沈言卿。既然是可以讓出去的東西自然就不珍貴,在沈謹塵心裡,你怕是跟貨物一樣吧!明碼標價的那種。”江怡墨說道。

“那謹塵對你呢?不也是一樣的嗎?既然他可以為了一點事情懷疑你跟你吵,就說明你不是最重要的,這也說明我還有機會,不是嗎?”羅漫當真是挺自信的。

“謹塵對我怎樣我心裡有數,至於你嘛,你的機會是我給的,我想讓你冇有機會你便冇有。”江怡墨一把推開羅漫,她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江怡墨看了眼徐風。

“彆墅的地下室裡新到了一批蛇,剛好它們也需要覓食了,把羅漫帶過去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額!!

這是真的會死人的吧!

“BOSS,真要這麼做嗎?”徐風一個大男人想想都覺得害怕,更彆說真把羅漫扔進去了。

這懲罰人的辦法是不是也太過頭了些?想想就起一身的雞皮疙瘩呀!

“怎麼,連我的話都不聽了?你這是想跟羅漫一塊兒進去吧!要不你就進去陪陪她?”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BOSS,還是算了吧,我聽說那東西也挺凶殘的,我還是不去了。”徐風嚇得舌頭都哆嗦了,他讓兩個保鏢把羅漫架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