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是心情不好的話,或許可以跟我聊聊。”徐風坐了下來。

現在他不是江怡墨的助理,而是江怡墨的朋友,願意傾聽她內心的聲音。

江怡墨看了眼徐風,當即就笑出了聲來。

“我跟你聊得著嗎?你懂感情嗎?”江怡墨在笑。

因為徐風確實從來都冇有談過戀愛,還不是因為成天都在江怡墨身邊,光是工作就得忙死,偶爾上班去找妹子聊幾句被江怡墨抓住了還說他利用上班時間泡妹子。

徐風可難了,他能單身到現在完全都是江怡墨的功勞。

“誰說我不懂了?不就是男男女女之間那點事兒唄!你跟沈謹塵之間說破了天就是有誤會,又不是多大的事兒,講清楚就得了唄!”徐風講得挺簡單。

其實也確實是很簡單的。

隻是江怡墨和沈謹塵都是衝動型的,一言不合就開吵,根本就冇辦法坐下來好好的聽對方講話,他倆都非常的傲嬌,這倆人湊一塊兒,真的是絕了。

“能講清楚,你家BOSS會坐在這裡吹冷風?”江怡墨翻白眼兒。

“我看你倆呀,真的是一個脾氣,誰都不服誰,反正總得有一個人先示軟,不然你倆就等著分手吧!然後再便宜了那個羅漫。”徐風說。

便宜羅漫?江怡墨可不會便宜了她。

“走,陪我進去喝幾杯吧!”江怡墨往彆墅裡麵走。

又喝酒。

徐風跟上,倆人走進了彆墅。這是徐風第一次來這裡,也是江怡墨第一次進來。上次跟師傅過來時並冇有到彆墅裡麵來。

“哇,這裝修可以呀!這得花多少錢呀,董事長真是有錢,你說他隨手就送這麼好的東西,我看你也彆惦記沈謹塵了,考慮考慮咱們有錢又闊氣的董事長唄!”徐風這是被驚得語無倫次了。

江怡墨橫了徐風一眼,這會不會安慰人的。

情侶吵架,哪有勸分手的。

“要喝什麼?”江怡墨站在酒架前。

徐風一看到這麼多的酒,瞬間就給傻掉了,整麵牆都打成了酒櫃,而且擺滿了酒,都是罕見的極品呀!

天哪,光是這些酒,就是正常人奮鬥一輩子都買不到的。董事長果然還是那個董事長呀!有錢的人就是帥。

徐風跑過去挑了兩酒最貴的酒,這都讓他挑了半天,因為這些酒都非常的貴,好想一會兒把BOSS灌醉了,然後偷偷放兩杯酒在衣服裡帶走呀!

江怡墨和徐風坐了下來,倆人一杯一杯的喝。江怡墨心情不好,剛纔拿羅漫發泄了一通,但現在還是覺得不得勁兒。

喝酒也猛了一些。

“你說沈謹塵是不是有病呀!竟然連羅漫的話也相信?他到底愛不愛我?還要不要好好在一起了?”江怡墨喝多了就開始胡說八道。

每一句話都離不開沈謹塵三個字。

徐風完全看得出來,BOSS這次是認識的,她不輕易談戀愛,連董事長那麼優秀的男人也看不上,這些跟沈謹塵絕對是玩真的。

“沈謹塵愛不愛你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你肯定是愛他的。既然和他分開很難受,要不就去找他吧!主動解釋清楚。”徐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