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情這種事兒,就是要有一方主動,不管是誰主動都可以,為了愛情稍稍妥協一下怎麼了?

“我向他道歉?”江怡墨笑:“我可是TM集團的總經理,我是財神爺,我憑什麼向他一個凡夫俗子道歉?應該是他來向我道歉,還得跪在我麵前非常認真的說他錯了。”

江怡墨這絕對是喝多了,不然她根本就不可能講出這樣的話來。

“那你就繼續逞強吧!”徐風也不勸了。

他知道自己BOSS喝多了,現在講什麼也聽不進去。不過這些酒是真好喝,徐風喝得可帶勁兒了。

“你搶我酒?怎麼回事的,又不是你失戀了,你搶我的酒乾嘛!”江怡墨一把奪過徐風手裡的酒,倆人喝得超嗨的。

喝著喝著都醉,坐在了地板上,哈哈的大笑著,有些瘋狂。

“BOSS,你手機在響。”徐風趴在茶機上。

“你接。”江怡墨也趴在茶機上。

倆人誰也不想動,徐風半眯著眼睛把江怡墨的手機拿了過來,冇太看清楚是誰,但他知道是微信視頻電話,便點開,把手機立在了茶機上。

景沐辰看到江怡墨和徐風都趴在茶機上,對著他賣萌。簡直就是一臉的蒙呀!這是什麼情況?大清早的,這倆人鬨的又是哪一齣?

“小墨,小墨。”景沐辰喊。

江怡墨趴在茶機上,迷迷糊糊的看到了手機裡的師傅,她立馬就笑了起來,拉著徐風說:“快看,快看,咱倆是真的喝多了,都出現幻覺了,你有冇有看到我手機裡有師傅呀,他好像還在喊我。”

江怡墨是醉得很厲害,但徐風比她好一丟丟。

“BOSS,好像真的是董事長的視頻電話。”

“......”

此時。

徐風心裡有一萬頭槽泥馬奔跑過去。

董事長的電話呀!還是視頻電話,完了,完了,這下怕是搞大了。

“師傅,你好哇!師傅,你好帥。”

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手機裡的師傅,伸手在手機屏上戳來戳去的。

景沐辰簡直要被氣瘋了。

“徐風,你這個助理就是這樣當的?我看你也可以不用乾了。”景沐辰說。

額!!

徐風一臉蒙,這不是他的錯呀!

“董事長,我......”

這時。

江怡墨突然抱起了手機,她往後一靠靠在了沙發上,小心翼翼的捧著手機,可憐兮兮的盯著師傅。

“師傅,我失戀了。沈謹塵他欺負我,他不相信我。”

刷的一下,江怡墨的眼淚就掉了下來。突然看到師傅就覺得好親切,隻有師傅不會欺負她,隻有師傅會永遠的順著她。

為什麼沈謹塵就不能學學師傅呢?他為什麼要跟小墨鬧彆扭呢!

“想讓師傅怎麼做?”景沐辰問。

景沐辰離開F國的時候就說過,沈謹塵最好是一直對小墨好,但讓她掉一滴眼淚的話就死定了,今天這一會兒,小墨就掉了好多的眼淚,景沐辰全部看在眼裡。

這一次,他肯定是會出手,教訓沈謹塵的。

“師傅,我要讓沈謹塵破產,我要讓他知道,得罪我江怡墨的下場會很慘。”江怡墨講完,直接躺在沙發上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