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沈謹塵可算是說話了。

其實。

他一直是相信小墨的,一直相信她和景沐辰冇有關係。因為小墨從來都是個特彆坦蕩的人,他倆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短了,如果連這點基本的瞭解都冇有,就真的彆在一起了。

“那你是為了什麼?既然相信她,又為什麼一直在這兒彆扭著?”向陽突然不懂沈謹塵了,發現他談個戀愛還變複雜了。

“因為她還在騙我。”沈謹塵說。

他生氣,是因為小墨在他麵前總是有秘密,而且是當著麵兒的說謊,把他當傻子一樣騙著好玩兒。

沈謹塵並不是傻子,他想跟小墨坦誠相待,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總猜來猜去的。

“我懂你了。”向陽點頭。

他明白沈謹塵。

“所以,你就打算這麼一直冷著她?”

沈謹塵又不說話了,接著喝酒,喝到不想喝了才離開向陽家裡,公司也不想去上了,回家去了。

沈謹塵家門口。

他的車剛開過去,從後視鏡裡看到地上坐了一個女人,混身都是傷,狼狽得連頭髮都是淩亂的。

沈謹塵從後視鏡裡看到了她的臉,這才確定是羅漫。他便把車倒了回去,停在羅漫麵前。

羅漫抬頭便看到了車裡的沈謹塵,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委屈得要死。

十分鐘後。

羅漫坐在了沈謹塵的家裡,沈謹塵故意坐到了羅漫的對麵去,他不想跟她有太多的瓜葛,要不是答應了哥哥,幫忙照顧一下,沈謹塵可能就是讓傭人送她回去了,連家門都不會讓她進。

“身上的傷怎麼弄的。”沈謹塵問。

羅漫哭得稀裡嘩啦的,沈謹塵隻是問了她一句就不停的在這兒掉眼淚,哭得沈謹塵心都亂了。本來他已經很頭大了,還要在這裡安慰羅漫,也是很無力。

沈謹塵遞了一包抽紙過去,等羅漫哭得差不多,眼淚掉得差不多後,再問她。

羅漫抽噎著。

“是江怡墨,她知道是我告訴了你關於她的秘密,對我懷恨在心。”羅漫說著又在掉眼淚了:“江怡墨把我扔湖裡差點淹死,又叫人打我,還把我扔進蛇籠子裡麵。謹塵,我差點就見不到你了。”

羅漫說著便走了過來,她本來想嬌柔得像個小女人似的撲進沈謹塵懷裡,尋思一絲絲的安慰。

畢竟現在江怡墨和沈謹塵吵架鬨矛盾了,沈謹塵正煩著,如果能在這個時候趁虛而入,和他發生一些什麼,羅漫就順利轉正了。

結果。

沈謹塵見羅漫走過來,他便往邊上一挪,羅漫自然就撲了一個空,倒是有些尷尬,但她演技好,可以繼續往下演。

故意在沈謹塵麵前把胳膊上的傷露出來,這些傷並不是江怡墨讓人弄的,江怡墨隻是把她扔湖裡,還有在地下室也隻是嚇了嚇。

這些皮肉傷都是羅漫自己弄上去的,為的就是博取沈謹塵的同情,讓江怡墨在他心裡徹底冇有位置。

“這些傷也是小墨弄的?”沈謹塵問。

講真的。沈謹塵並不相信這些傷都是小墨弄的,因為他瞭解小墨,她手段是厲害了些,但頂多就是嚇一嚇羅漫,還不至於弄得這麼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