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謹塵,江怡墨真的太過分了。我知道是我不對,不該把她的秘密講出來。可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呀,不想看著你一直被她騙。結果江怡墨就報複我,謹塵,我......”

羅漫說著說著就冇了氣兒,當場暈倒在沈謹塵麵前,弄得他措手不及的。

這下可好,人都暈倒在家裡了,也冇辦法送走。羅漫在F國也冇個親人,她是一個孤兒,身世還是挺可憐的。

“來人,把羅小姐送到樓上客房裡。”沈謹塵說。

傭人把羅漫抬了上去,沈謹塵給向陽打了電話,讓他馬上到家裡來看看。向陽還以為是沈謹塵受傷了,結果一到家裡才發現沈謹塵好端端的站著,一根頭髮都冇有傷著。

“你這不是好好的嗎?讓我看什麼病?我看你是嫌棄折騰我還不夠吧!”向陽火冒三丈的衝過來。

沈謹塵一把抓住他的手,直接往背後一掰,向陽立馬就動不了了。

“人在樓上。”沈謹塵說。

樓上?

向陽一臉詫異的看著樓上的房間,沈謹塵家裡還有其它女人嗎?

“人暈倒了,趕緊去看看。”沈謹塵鬆開向陽。

倆人一塊兒往樓上走。

“羅漫?她怎麼在你家?”向陽推開門看到床上躺的人是羅漫,簡直不知道講什麼好。

不是早就跟這個女人斷了關係嗎?現在又在家裡,這是要乾嘛,腳踩兩隻船呀!

“先看病,一會兒再聊。”沈謹塵說。

“你呀你呀,我要是江怡墨,我也要跟你急。”向陽想歪了,沈謹塵纔不是那種人。

老沈直接一腳踹在向陽的屁屁上,讓他廢話這麼多,向陽冇反應過來直接往前一撲,差點兒撲了個狗吃屎。

向陽給羅漫檢查了身體,看了病,然後便開了一些藥讓傭人去外麵藥店買回來用上就可以了。

向陽和沈謹塵一起去了書房。

沈謹塵坐在老闆椅上,向陽坐在他的辦公桌上。

“老實交待,你跟羅漫是不是打算舊情複燃?”向陽逼問,這一臉不懷好意的笑真的很討厭。

“燃什麼燃?舊情都冇有燃個鬼呀!”沈謹塵無語。

“是嗎?那她怎麼會在你家?”向陽問:“而且還弄得混身都是傷。”

“她的傷怎麼樣?嚴重嗎?”沈謹塵問。

“還說不關心她,你這也太虛偽了。”向陽無語。

沈謹塵臉一沉:“正經點。”

沈謹塵並不是在關心羅漫,他是在懷疑羅漫身上的傷,到底是不是江怡墨弄的。

“她的傷冇事兒,都是些皮外傷,用我開的藥塗幾天保證連疤都不會留下。”向陽說道:“不過話說回來,羅漫怎麼傷成這樣的?誰弄的?”

“江怡墨。”沈謹塵嘴巴裡隻冒出這幾個字來。

聽起來淡淡的,實則卻是包含了很多的意思。

“江怡墨?怎麼可能呢?她怎麼會把羅漫弄成這樣?”向陽是覺得不可能的:“那你相信羅漫的嗎?你覺得是不是江怡墨?”向陽反過來問沈謹塵。

向陽是覺得,如果沈謹塵相信羅漫,那他跟江怡墨的誤會就真的解不開了,這遲早是要分手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