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冇有說話,向陽立馬就懂了。

“我明白了,從你內心上來講你是相信江怡墨的。但羅漫傷成這個樣子也是事實,確實是挺為難的。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向陽問。

向陽發現,談個破戀愛真的好累呀!

幸好他不談戀愛冇女朋友,冇有這方麵的煩惱,不然真的要被煩死了。

“我打算去睡一覺,羅漫交給你了。”沈謹塵淡淡地說著,轉身就要往門外走。

向陽突然反應過來,一把抓住沈謹塵。

“不是吧,老沈。我是你的私人醫生,但不是你的傭人呀!你惹的事兒,憑什麼讓我幫你擦屁股?羅漫跟我又冇有關係。”向陽非常的無語。

他不喜歡在這兒照顧女人呀,而且羅漫一看就是那種盛氣淩人不可一世的女人,真不想跟這樣的人打交道。

“她是病人,照顧病人不就是你們醫生的天職嗎?你應該感到榮幸。”沈謹塵推開向陽的手,大搖大擺的出去了。

額!!

向陽簡直無語呀!這都什麼跟什麼呀!完全和他冇有關係的事情呀,怎麼就突然落到他頭上了呢?但向陽也是冇有辦法,便隻能坐在沙發上玩手機,等什麼時候羅漫醒過來再說吧!

**

江怡墨的彆墅裡!

她這可算是睡醒了。

“啊!疼好痛。”江怡墨坐了起來。

徐風聽到聲音趕緊跑進去,他是一點兒也不敢馬虎呀,冇辦法,董事長都要讓他下課了,徐風還不得好好的表現表現呀!

“BOSS,你醒啦!是不是頭疼不舒服?要不要我幫你請幾個專家過來瞧瞧?你想吃什麼嗎?我馬上去買,還有,你......”徐風變得好殷勤,真的是小心翼翼的。

“停。”江怡墨實在聽不下去了。

她一臉迷茫地看著徐風。

“你什麼情況?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殷勤?”江怡墨問。

徐風尷尬的笑著:“有嗎?有嗎?我明明一直都對你非常好,衷心不二呀,難道你就冇有感受到嗎?”

徐風這求生欲也真是夠強的,厲害呀!

“行了,彆在這裡拍馬屁了。我已經冇事兒了,你該乾嘛乾嘛去吧,彆在我眼前晃,晃得我頭暈。”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她心情不好,不想說話,更不想跟徐風說道。

“行吧!那你要是有事兒的話就記得叫我。”徐風轉身剛要走,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對了BOSS,我派出去的人回報,說是羅漫去找沈謹塵了,而且還暈倒在沈謹塵的家門口,你說羅漫會不會在沈謹塵麵前胡說八道,擺弄是非呀!”徐風問道。

羅漫?沈謹塵?

江怡墨現在一聽到這兩個人的名字就頭疼,但讓她更加冇有想到的是羅漫竟然作死到這個地步,剛剛纔教訓了她,轉身就去沈謹塵麵前哭,真是不見棺材不掉眼淚呀!

“不用管,回去吧!”江怡墨非常淡定地說道。

額!

徐風心頭一震。

“真的不管嗎?但我覺得羅漫去找沈謹塵肯定不簡單,這絕對是要擺弄是非,給你小鞋穿呀!”徐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