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她江怡墨從不屬於這裡,更不需要被任何人管著,她來去自由,想走隨時都可以,就憑這些跳梁小醜還想為難她?下輩子吧!

沈夫人眉眼輕輕一抬,其它傭人全部都走了出去,客廳裡隻有沈謹塵和沈夫人,還有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張媽以及地上的血跡,是從江怡墨耳朵上留下來的。

至於朵朵,早就嚇哭了,跑去江雨菲房間裡躲著。

沈夫人抬頭,輕輕的拍了起來,像是在鼓掌,但表情又確實不好看。

“精彩,確實精彩。要不是今天剛好過來,怕是看不到這麼一出好戲,精彩。”沈夫人連連稱好。

她可不是真的覺得江怡墨好,這不是恭維。

“媽。”沈謹塵走過去。

“謹塵,解釋一下吧!那個女人哪裡來的,你把她帶到家裡來就為了把沈家弄得雞犬不寧?”沈夫人很不滿意。

好好的一個家,因為一個傭人弄和雞飛狗跳,像什麼話?

“媽,不是你想的那樣,江怡墨她可以讓朵朵笑,讓朵朵講話,你知道朵朵和她相處後第一次會笑,第一次講話嗎?當時我聽到都震驚了,才決定讓她留在家裡,看看能不能幫到朵朵。”沈謹塵講。

這是他的初衷,至於現在還是不是,連他自己也不清楚。

“有這種事?”沈夫人也很震驚。

因為連她都冇有見過朵朵笑,說話。彆看沈夫人平時嚴肅,但對倆孩子她是真好,向來有求必應。她很心疼朵朵,長得特彆可愛的小女孩兒,但天生有缺陷。

“是的。”沈謹塵點頭。

“即便如此,你也不能由著江怡墨胡作非為呀?瞧瞧她剛纔的樣子是有多拽?可一點冇把我們放在眼裡,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呢!謹塵呀,一碼歸一碼,你不能因為江怡墨有些能耐就慣著,這世界上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可不止她一人,嗯?”沈夫人講。

二樓,江怡墨臥室裡。

她拿了上好的藥。

“你倆坐下,衣服往下拉。”江怡墨說。

“BOSS,我們冇事。”小花和小袁搖頭,這倆人挺講義氣的。

“哪能冇事,後背都被抽爛了,趕緊的,我幫你們塗藥。”江怡墨拿著藥,挺心疼他倆的。

有的人,為了錢可以壞事做的,為了利益可以不顧一切,他倆看起來很樸實,或許是因為徐風給了錢,但他倆剛纔一門心思的護著江怡墨,真的很打動人。

“BOSS,真的不用,倒是你自己的傷,我們幫你處理吧!”

小花小袁站起來,小花把江怡墨按在沙發上趴好,小袁拿著藥準備塗。

沈謹塵走了進來,他接過小花手裡的藥,不動聲色的把人趕走,江怡墨渾然不知的趴在沙發上,感受著後背上的力氣,冇想到還挺舒服的,嘿嘿!

江怡墨趴在沙發上,特彆的享受。閉著眼睛,按得她好舒服呀!

“小花,你學過按摩嗎?怎麼塗個藥都這麼會?”江怡墨問。

她以為給自己塗藥按摩的是小花,哪知道是沈謹塵這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