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憑什麼親我,我們什麼關係?”江怡墨問。

小墨是在生氣,她真的不是有意要瞞他,可他總是不相信她,懷疑她,一點安全感都冇有。

沈謹塵不想跟小墨吵架,他再次把她拉進懷裡,想抱她,小墨卻拒絕了。她可不是隨便的人。

“今天你不把話講清楚,你就彆抱我,彆親我。”江怡墨說。

講清楚?對,是應該講清楚,沈謹塵也不想要什麼原則了,遇到小墨愛上她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冇有原則了。

“我愛你,我想你,看不到你我就要發瘋。”沈謹塵說。

他喘著粗氣,把這些話全部講出來。此時的他看起來真的非常有男人味兒,讓人沉迷。

這也是他第一次對小墨講這麼認真的話,平時的他不喜歡講愛呀情呀的,覺得很肉麻,可是現在,他控製不了自己的內心。

“還有,我收回之前講的話,我不想冷靜的思考了,這輩子,我娶定你了。”沈謹塵一把將江怡墨拉進懷裡,抱得好緊好緊。

江怡墨卻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聲音好大,她是真的受了委屈,所以哭得稀裡嘩啦的。沈謹塵一聽到小墨哭就措手不及了。

趕緊鬆開她,幫她擦眼淚。

“沈謹塵,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過分?”江怡墨用她的小拳頭往沈謹塵懷裡砸。

“是我的錯,我不應該跟你生氣,更不該凶你。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對你發脾氣,你說什麼我就信什麼。不哭了,好不好?”沈謹塵在哄小墨,好溫柔的哄她。

他越是哄,小墨就哭得越是厲害。

“沈謹塵,你真的壞死了,你真的很討厭很討厭,知不知道?”江怡墨在發脾氣,也說明她是真的愛他,纔會把自己委屈成這樣。

“我討厭,我的錯,我的錯。”沈謹塵不停的道歉。

這時。

江怡墨卻是主動墊起了腳尖,她主動纏上了沈謹塵的唇,特彆瘋狂的親他,親得不想鬆開。

沈謹塵感受到了小墨的內心,她和他一樣深愛著他。是他太過分了,纔會讓她掉眼淚,讓她傷心難過。

小墨親了好久才鬆開沈謹塵。

“姑奶奶原諒你了,但不許再有下次,以後不可以吼我,不可以懷疑我。”江怡墨說。

“好。”沈謹塵點頭。

他不會了,雖然小墨也冇解釋之前的事情,更冇講清楚她和景沐辰的關係,但他願意相信小墨,相信她是個好姑娘。

“這還差不多。”江怡墨和沈謹塵十指緊扣,往競標現場走。

“聽說羅漫暈倒在你家了,她是不是又說什麼了。”江怡墨邊走邊問。

“羅漫混身是傷,她說都是你做的。”沈謹塵頓了頓,看了小墨一眼,然後立馬把後麵半句補上:“但我不相信我們家小墨會這麼過分,你頂多就是嚇唬嚇唬她,還不至於弄是混身是傷,讓人發現,對吧!”

沈謹塵可算是聰明瞭一回。

“嗯,我確實是找人教訓她了,誰讓她在你麵前擺弄是非,她講的除了我是TM集團總經理的身份是對的之外,其它的全部都是她編出來的。但我隻是簡單的教訓了一下,根本就冇有留一點傷。”江怡墨也解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