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很快就投入了進去,不管周圍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她的心全部被沈謹塵占據了,倆人親了好久才停下來,幸福的坐了回去,手拉手膩在一起。

競標現在開始。

通過剛纔的事情,所有人都看透了沈謹塵和江怡墨的關係。其它人也不敢再喊價了,直接就被沈謹塵拍了去。

徐風更是一臉的吃驚,他暗示江怡墨怎麼不拍呀!今天的競標本來就是TM集團誌在必得的,現在好了,表麵上被沈謹塵拍了,可董事長暗地裡已經接觸過了,回去冇辦法交待呀!

競標結束!

徐風先去車裡等江怡墨。

江怡墨和沈謹塵手拉手往門外走,倆人一邊走一邊望著對方笑,簡直太甜了。尤其是小墨,她臉上的笑真的好多好多呀!

沈謹塵一直拉著小墨的手不鬆開。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沈謹塵說。

“你的就你的唄!”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他,越看越覺得沈謹塵看好。

果然,情人眼裡出西施呀!

大樓外。

倆人站在車前難分難捨的,都不想去上班了,好想扔下集團不管,一塊兒出去玩。

“好啦,先去上班吧!”江怡墨甩著沈謹塵的手。

沈謹塵卻真是不想鬆開。

“要不我跟你去TM集團吧!把我電腦帶上,一起辦公。”沈謹塵說。

額!

要不要這個樣子?

“不用吧!隻是分開一會兒。”江怡墨搖頭。

纔不要呢!

哪能把未婚夫帶到公司去?而且這也不合適呀!

“好,下班我去接你,然後你去家搬東西。”沈謹塵說。

搬東西?

“乾嘛要搬東西?”江怡墨問。

“從今天開始,我們同居,你搬到我家去住。”沈謹塵說。

同居?

剛求婚成功,他就要同居了?這麼著急的嗎?

“我可以拒絕嗎?”江怡墨說。

小墨不想同居呢!適合的給彼此一點空間不好嗎?纔剛求婚就住一起,那不是一輩子都得住在一起?

而且老沈晚上肯定得讓小墨睡他床上,他倆以後怕是分不開了。

“不能。”沈謹塵摟著小墨的腰,往懷裡一拉,這便又親上了。

小墨真是拒絕不了老沈的親吻,他這技術絕對不是吹出來的,是在小墨身上練出來的。親著親著,小墨混身都軟了。

等沈謹塵再問她要不要同居時,她就乖乖的點了頭。同居就同居,又不是多大的事兒。

徐風坐在車裡,都快急死了。戀愛中的BOSS真的冇得救了,她竟然被沈謹塵給收服了,這還是他認識了五年,那個雷厲風行的BOSS嗎?現在就是一個小女人,哼!

“BOSS,能快點嗎?”徐風把頭伸出了車窗外。

沈謹塵摟著小墨的腰,把嬌小的她按在懷裡。

“你先回去,我送她上班。”沈謹塵說。

額!!

這還需要送,時間可真多。徐風一臉的無語,早說呀,他早就走了,也不需要坐在這裡吃狗糧,結果吃飽了就讓他走。

“等等。”江怡墨叫住了徐風:“一起。”

“你彆送我了,本來方向就相反,我跟徐風一起回去。”江怡墨跳起來,主動在沈謹塵臉上親了親,然後就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