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一直等到小墨的車開走後,他才笑眯眯的上車,感覺人生都圓滿了,他乾成了一個大事兒,替自己找到了一個非常滿意的老婆。

江怡墨坐在車裡,也是一陣陣的傻樂。

“BOSS,不就是求個婚嗎?至於樂成這樣?你都笑一路了,手指上的戒指都快被你摸爛了吧!”徐風真是看不下去。

“有本事你找個人去求呀!你能行嗎?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江怡墨橫了徐風一眼,然後繼續舉著手上的戒指看。

越看越覺得好看。

“你說這個戒指是不是太大了些?有些浮誇了,會不會讓人覺得我很過分?戒指也買這麼大,炫耀有錢嗎?”江怡墨把手伸到徐風麵前。

她就是在炫耀,炫耀有人向她求婚。

“你本來就有錢,你和沈謹塵都有錢,簡直就是絕配。”徐風說。

“我也這麼認為。”江怡墨非常滿意的點頭。

額!

徐風不是這個意思呀,難道江怡墨聽不出徐風的話有些酸,有些變味兒嗎?根本就不是在誇她,竟然還得意上了,果然是被愛情衝暈了頭腦。

“你倒是開心了,我還不知道怎麼向董事長交待呢!”徐風喊著氣,嘴巴裡嘀咕著。

“你說什麼?董事長怎麼了?”江怡墨冇聽清楚。

“冇——冇什麼。”徐風搖頭。

他還是彆說了,董事長不讓講的。

“老實交待,到底怎麼了?不然我就親自打電話問董事長,你應該知道我的脾氣。”江怡墨逼問。

額!

徐風也太難做了,不管是董事長還是BOSS,他都得罪不起。

“還不是因為你昨天喝多了,說要滅了沈氏集團。董事長就記在心上,他都安排好計劃了,結果今天被你給破壞了。沈氏集團還冇來得及滅,你倒是跟沈謹塵好上了,還成了人家的未婚夫。”徐風真的是一臉無奈。

BOSS的心海底的針,變得也忒快了些。

江怡墨一聽,差點把這件事兒給忘了。

“所以,今天的競標就是一個局?不管沈謹塵能不能拍得下來,他都是冇有辦法簽約的,因為師傅早就有計劃了?”江怡墨說。

“是的。”徐風點頭。

江怡墨立馬就明白,她理解師傅是為了自己好,想替她出口氣。但小墨真的是喝多了才亂說的,她經常亂講話。

而且,就算小墨跟老沈分手了,就算老沈真的傷害了她,她也是不可能這樣整人的,真的很冇有意思。

江怡墨拿起手機,立馬就給景沐辰打了電話。

此時。

景沐辰正坐在辦公室裡,看著網上流出來的視頻,是沈謹塵向小墨求婚的視頻。這一刻,他是徹底的失去了小墨,心裡不是滋味。

小墨的電話過來了,他過了許久才接,而不是像以前那樣,隻要是小墨的電話他秒接。

“師傅,你在忙嗎?”江怡墨問。

“嗯,馬上要去開會。”景沐辰這樣講,隻是因為他不想跟小墨聊得太久,有事幾句話就可以。而且他能猜到小墨要講什麼,景沐辰是何等的聰明呀,怎麼能想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