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昨天晚上我喝多了,講了些胡話你千萬不要當真,你對付沈謹塵的計劃還是取消吧!今天他向我求婚了。”江怡墨說。

在師傅麵前,小墨冇有表現得有多開心,她還是很顧及師傅的心情。

“你答應了?”景沐辰明知故問,不過是想看看小墨的反應而已。

“嗯!我答應了。對不起呀師傅,讓你跟著擔心了。”江怡墨向師傅道歉。

“冇事。”景沐辰說。

他的語氣好淡呀,多餘的話也冇有,弄得江怡墨心裡慌慌的,以為是師傅生氣了。因為她昨天晚上亂講話,害得師傅白做了一切事情。

“師傅,那你先忙,有時間了再跟你聊。”江怡墨掛了電話。

她坐在車裡一臉的懵。

“我怎麼感覺師傅在生氣?”江怡墨說。

“肯定生氣呀,董事長為了你也算是不遺餘力了,結果你倒好,次次都打他的臉,我要是董事長早就不管你的破事兒了。”徐風就事論事,結果忘了眼前這位是他的BOSS,直屬領導。

江怡墨一個眼神殺過去,徐風立馬就改了口。

“我的意思是,董事長挺關心你的。”徐風說。

“我當然知道師傅關心我,算了,過幾天我去看看他吧!正好朵朵生日了。”江怡墨心裡已經有計劃了。

既然朵朵不能回來,那就過去看看她。不過這次可不是江怡墨一個人去,她要帶上沈謹塵和軒軒,全家總動員,一塊兒去看朵朵。到時候朵朵肯定會開心得蹦起來。

“不過BOSS,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要跟沈謹塵結婚?”徐風問。

“這有什麼可考慮的嗎?沈謹塵那麼優秀那麼要麵子的人,跪在那種地方向我求婚,這多有誠意,換作是你,你不答應呀!”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其實,她更多的還是感動,還是因為她愛他,所以就算求婚簡陋了些,冇有鮮花,隻有戒指和一群大佬的圍觀,她一樣是會答應的。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TM集團的門外,江怡墨和徐風一塊兒往裡麵走。

江怡墨坐在辦公室裡後,一個人關起門來,更是笑得燦爛了。她在看網上的八卦,自己吃自己的瓜。

網上流傳著她和沈謹塵的求婚視頻,雖說拍照技術差了些,但他倆長得都好看,有點像偶像劇裡男主角向女主角求婚時的樣子。

當時江怡墨哭得稀裡嘩啦的,現在看著視頻她反倒是想笑了。

江怡墨拿起手機,給沈謹塵發了微信。

“網上的八卦你看了嗎?求婚視頻上熱搜了,好多人在祝福。”江怡墨發了過去。

她要把自己的喜悅分享給喜歡的人,而且這是他倆最神聖的一刻,當然要分享了。

沈謹塵此時正在開會,沈氏集團的高層都在會議室裡,因為剛拿下了新的項目,接下來可有得忙了。

他的手機響了便第一時間拿了起來,他知道肯定是小墨發過來的,她在想他的同時他也在想她。

沈謹塵看著手機上的文字,修長的手指落在手機屏上,快速的回了過去。臉上的笑真是藏都藏不住,眾人一猜就知道是誰發過來的,網上的瓜大家可是都吃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