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很內疚,自己回來晚了,讓江怡墨被打,耳朵都在出血,是他的責任,他要彌補,這種待遇連江雨菲都不曾享受過。

“彆說,你按得挺舒服的,手法好巧妙,那就麻煩你多按會兒哈!”江怡墨臉皮越來越厚。

冇辦法,確實舒服呀。

剛纔被打疼了,現在趴在沙發上放鬆放鬆,嘿嘿!這纔是生活嘛!誰說做人就得吃苦了?江怡墨偏要吃甜的。

沈謹塵一直冇說話,他坐在沙發邊上,一隻手塗藥一隻手按摩,五根手指頭落在江怡墨吹彈可破的肌膚上,要說心無旁騖肯定做不到。

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對女人有正常的渴望纔是男兒本色,每次靠近江怡墨時,那種感覺就會很強,好像可以為了她不顧一切。

他努力的剋製自己,假裝一本正經地讓她舒服。

按了會兒,江怡墨便說道:“小花,你會做推拿呀?我發現你人挺瘦,但你身材特彆的好,是不是平時自己經常推拿?要不你幫幫我唄!”

江怡墨講完,正在等小花開口。

沈謹塵卻愣住了。

推拿?

他知道是什麼,平時累了他也會去,但江怡墨指的推拿可不是推後背。

“怎麼了,小花?你不會嗎?沒關係的,我感覺你手法真的不錯,要不你試試,那我轉過來呀!”江怡墨身子一側,本想轉過來平躺好。

因為她真的很喜歡小花的手法,她肯定是學過按摩的。

沈謹塵臉色一沉,發現江怡墨要轉過來了,但她的衣服在地板上,如果轉過來的話,那豈不就是?即便他也想看,但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怕是以江怡墨的脾氣直接會兩巴掌送給他。

占人便宜,也不是他沈謹塵的風格。

沈謹塵心頭一急,隻能上手,一把按在江怡墨身上,本意是想把她按回去,這樣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結果現在倒好,他一慌,加上江怡墨又在動,她側著身子,他的手按住了不該。

沈謹塵定住了,江怡墨倒還冇太多感覺,她以為是小花,大家都是女人嘛,本來江怡墨就是讓小花幫忙推一推的呀。

隻是江怡墨有點害羞,第一次被人碰怪怪的,她便把腦袋轉了過去,剛想說話,看到沈謹塵那張臉時,她瞬間就給傻掉了。

不是小花嗎?為什麼會是沈謹塵?他何時進來的,小花和小袁呢?死哪裡去了?

江怡墨好多的問題堵在腦子裡,大腦都快抽掉了,倆人對視了半晾也冇反應過來,等真正反應過來後,他倆都啊的一聲大叫了起來,聲音越拖越長。

傭人們聽到了,還以為發生了啥事兒,大家紛紛趕過來,全部擠在門外,隔壁的江雨菲也聽到了,更是著急忙慌的下床,讓傭人扶著她去瞧瞧......

哇哦!哇哦!

好精彩呀!

門外擠滿了人,本來都是過來幫忙的,以為有啥事兒,結果看到這一幕,大家就開始吃瓜了,畢竟這麼香的瓜平時壓根兒吃不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