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卻是一聲冷笑,根本就不為所動。

“謹塵就願意相信我,就算我壞透了他還是愛我,你說這該怎麼辦纔好呢?”江怡墨得意得要死,她這是要把羅漫活生生的氣瘋。

江怡墨側身,看著高大的沈謹塵。

“城城,羅漫身上的傷是我叫人打的,也是我叫人把她扔到湖裡的,我還把她關地下室和蛇為伴。我真的好壞好壞喲!這麼壞的我你還愛嗎?”江怡墨問沈謹塵。

“嗯。”沈謹塵點頭。

他倆剛纔不是都說好了嗎?不管小墨說什麼,他隻管點頭就好。

而且沈謹塵也知道,小墨講的這些違心話都是為了氣走羅漫,這樣也好,如果能讓羅漫知難而退的話,也挺好的。

頓時。羅漫的臉都變紫了。

“謹塵,你變了,你變得讓我不認識了。江怡墨都親口承認了,你竟然還幫著她,還要跟她在一起。謹塵,你現在到底怎麼了?還是那個正直,眼睛裡容不得沙子的沈謹塵嗎?”羅漫好意外,好吃驚,好無助呀!

為什麼江怡墨不管怎樣謹塵都喜歡,哪怕江怡墨壞透了他還是愛她。可自己就不行,她做什麼謹塵都不喜歡,為什麼區彆這麼大?

“我來告訴你為什麼。”江怡墨往前一步走。

她直接把自己的手指頭舉了起來,沈謹塵今天在競標會上給她戴上的求婚戒指,非常的大,非常的閃。

“因為我是謹塵想娶的人,而你——在他眼裡什麼都不是。”江怡墨指著身後的馬路:“你就跟那些路人一樣的。”

“還有,我和城城已經決定同居了。至於你,還是哪涼快哪待著吧!彆讓我再看到你出現在這兒,萬一影響了我的心情那就可不妙了。之前是我一個人對你動手,以後,就是兩個人了。”

江怡墨又看了一眼沈謹塵:“城城,你說對吧!”

羅漫看著沈謹塵,江怡墨也看著他,都在等他說話。

“嗯。”沈謹塵點頭。

他這一點頭,可徹底是傷了羅漫的心。

“所以,你以後也會幫著江怡墨對付我嗎?就算是她的錯,你也會站在她那邊?”羅漫眼淚直往下掉,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沈謹塵。

他的心是石頭做的嗎?為什麼看不到她的好?江怡墨到底有什麼好的,她就是個滿嘴跑火車的騙子,一點都不真實。

“嗯。”沈謹塵繼續點頭。

他愛小墨,想娶小墨做老婆,自然是要幫她的,無條件的幫小墨。

“謹塵,你會後悔做今天的決定的,你肯定會後悔的。”羅漫抹掉眼淚,直接從沈謹塵麵前走掉。

“羅漫,走了就彆再回來了,這裡冇有人歡迎你。”江怡墨補了一句。

羅漫終於走了,江怡墨吐了口氣,以後都不要用再看到她那張討厭的臉。不過江怡墨有預感,羅漫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但小墨也不害怕。

彆忘了,她可是TM集團的總經理,人稱財神爺的大佬,羅漫就算想在背後搞小動作,最後死的人也不會是江怡墨,頂多就是羅漫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