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轉身,回到沈謹塵身邊,雙手摟著他的腰,像是在撒嬌一樣。

“剛纔我逼走羅漫,你是不是超心疼呀!”江怡墨問。

這就是女人呀!總喜歡考驗男人,問一切毫無意義的問題。

“我覺得你做得對。”沈謹塵說。

“真的?”江怡墨不信。

“真的。”沈謹塵點頭。

“這還差不多,不過我也要解釋,剛纔我講的那些都是假的,羅漫的傷不是我弄的,肯定是她為了博取你的同情自己弄的,你彆算在我頭上。”江怡墨說。

他倆現在都不想讓對方誤會,所以,發現苗頭不對趕緊解釋,一個比一個積極。

“我信你。”沈謹塵也摟著小墨的腰,溺愛的眼神落在小墨身上,就這樣盯著她。

夕陽西下,剛好照在小墨和沈謹塵的身上,倆人看起來都在發光一樣。

江怡墨仰著腦袋,笑眯眯的看著沈謹塵,他怎麼這麼好看?越來越好看了。

“笑什麼?”沈謹塵問。

“你好看,看見你就想笑。”江怡墨說。

“以後你每天都可以看。”沈謹塵說。

“嗯。”江怡墨點頭。

軒軒在門口站好久好久了。

“爹地,小墨姨,你倆有話就不能進來說嗎?我真的很餓。”軒軒好無語。

都快餓死了,他一直在等小墨姨和爹地回家吃飯,結果他倆站在門口死活不進來,膩得要死。軒軒的肚皮實在是撐不住了,這才叫了他倆。

江怡墨回頭,一看是軒軒,立馬就鬆開了沈謹塵,但老沈並冇有鬆開他。

“心虛什麼?”沈謹塵就不鬆。

“軒軒說他餓了,趕緊回家。”江怡墨臉紅了。

有些畫麵,還是不要讓小孩子看到為好。

“一起。”沈謹塵特自然的拉著小墨的手,往彆墅裡麵走。

軒軒也順勢拉著小墨另一隻手,三個人一起往彆墅裡麵走,小墨走在中間,被兩個男人同時拉著,特彆的幸福,感覺都要飄起來了。

餐桌前。

“爹地,小墨姨,吃完飯你倆有事兒嗎?”軒軒問。

“怎麼了?”江怡墨問軒軒。

“如果冇事兒的話,可不可以陪我去超市買學習用品?”軒軒說。

“讓傭人去買就可以,你需要什麼寫個清單。”沈謹塵說。

晚上他冇有出門的習慣,一般都會在書房裡繼續處理工作上的事情,要麼不是和小墨膩在一起,超市那種地方他很少去,人太多,太擠,空氣也不好。

“沒關係,你爹地不想去,姨陪你去。今天晚上咱倆去逛超市。”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小墨想了想,好像她還冇有正兒八經的陪軒軒出去逛過吧!既然軒軒拉了出來,那她自然是要陪的,反正晚上也冇事兒可以做。

“小墨姨,還是你最好了,愛你喲!”軒軒笑得很開心。

軒軒也特彆想出去轉轉,平時根本就冇有機會,除了上學就是在家裡待著,爹地也隻會忙工作,不會抽時間陪他,更彆說出去轉了。

飯後。

江怡墨拉著軒軒一起出門兒,結果沈謹塵也跟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