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坐在客廳等了半天,愣是冇有看到人,等他去浴室的時候人早就冇了。瞬間,沈謹塵覺得自己被未婚妻拋棄了。

他回到房間,小墨也不在,去了隔壁的房間也冇有看到人。他便又去了軒軒的房間,推開門就看到一大一小躺在一塊兒。

額!

他倆要睡一起?那自己呢?不是就落空了嗎?

沈謹塵就這樣走了進去,站在床頭,看著躺在床上的江怡墨和軒軒。

“爹地?你怎麼來了?”軒軒正好朝著門口的方向,他看到了走過來的爹地。

軒軒也是一臉的吃驚,大晚上的,爹地不去睡覺,他來這裡做什麼?

江怡墨聽到軒軒的聲音,也把臉轉了過去,沈謹塵正在盯著小墨看,平躺在床上的她身材依舊極好,該有的地方絕對是有的,而且非常的突兀,不會因為她躺著而有變化。

“你怎麼睡在這裡了?”沈謹塵低頭看著江怡墨,他完全忽略了軒軒的問題,眼睛裡隻看得到江怡墨。

“軒軒說他想跟我睡。”江怡墨回答。

沈謹塵慢慢地蹲了下去,臉湊了過去,就停在江怡墨的麵前,離得好掉,撥出來的氣體打在江怡墨臉上,有一份不安的躁動。

“我也想跟你睡。”沈謹塵在小墨耳邊說著,像是在撩她一樣。

雖然聲音不太大,但軒軒也是聽得到了。弄得軒軒還蠻尷尬的,他隻是想跟小墨姨睡一覺,爹地可真是自私,每晚都想霸占。

但軒軒也反抗不了呀!他隻能轉過去假裝睡著了,由著他們兩個大人折騰去吧!

江怡墨一聽,趕緊在床上擺了一個大八字,然後對沈謹塵說:“冇你的位置了,你這麼高大,占床麵積好大,這張床睡不下,你還是回去吧!”

江怡墨這是要趕走沈謹塵,但他冇有小墨,睡不著呀!而且她是他的未婚妻,當然是要跟他一起睡的。

“那咱們就換張床。”沈謹塵彎腰,直接把床上的小墨撈了起來,抱著就走。

額!

哪有他這樣的,太霸道了。

“你不能太自私了,我已經答應軒軒和他一起睡了。”江怡墨說。

沈謹塵停了下來。

“軒軒,我把你小墨姨抱走了,有意見嗎?”沈謹塵問。

額!!

軒軒當然有意見,但是他不敢說,因為他瞭解爹地的脾氣,再說,他都把小墨姨抱起來了,哪有放下的道理?

“冇意見,我突然發現還是一個人睡比較好,兩個人太擠了。”軒軒特彆懂事的說著,其實心裡麵超有意見的。

沈謹塵得意地看著懷裡的小墨:“軒軒冇有意見,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他抱著小墨直接走了出去。

“軒軒不是冇有意見,他是不敢有意見,難道你看不出來?還有,你不就是一晚上不跟我睡嗎?又不會死,忍一忍不就行了?”江怡墨很無語。

“忍不住。”沈謹塵脫口而出。

額!!

江怡墨還真不知道怎麼反駁了,沈謹塵這話也真的是把她抵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