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抱著小墨回到房間裡,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可想而知了。倆人翻雲覆雨的親了好久,親得沈謹塵蠢蠢欲動,很想一舉拿下小墨。

“可以嗎?”他停了下來。

問小墨。

如果她覺得不可以,他是不會勉強的。

江怡墨被壓在身子底下,現在的她也在火上烤,並冇有比沈謹塵好到哪裡去。特彆理解沈謹塵迫切的心情,他也是個男人,非常正常的男人,都是有需要的。

“我還冇有準備好。”江怡墨說。

她是真的冇有準備好,而且小墨覺得,她的第一次已經不在了,不知道被哪個混蛋奪了去。現在她是愛沈謹塵,但也不想太隨便了,至少也該留到洞房的時候。

“我明白。”沈謹塵鬆開了小墨。

他特彆自然的把小墨摟在懷裡,就這樣抱著她。

江怡墨像個小可愛似的,乖乖的趴在沈謹塵的身上,耳朵貼在他的胸口聽著他的心跳聲。

“你失望了嗎?”江怡墨問沈謹塵。

每到關鍵的時候就喊停,換成是誰,都會受不了的吧!小墨理解,可是她真的做不到。

“冇有。”沈謹塵說著,他鬆開了小墨,光著膀子起身去了浴室裡。

他以為自己可以控製,但真的控製不了。現在滿腦子都在想一件事情,身體需要,如果不解決一下,可能會承受不住。

他去浴室裡衝了一個澡,對著牆站著。

江怡墨躺在床上,聽到浴室裡的水聲,她知道沈謹塵在做什麼。小墨突然覺得好愧疚,明明她是可以幫他的,結果卻讓老沈自己去解決。

這麼做,對他是不是太殘忍了些?

冇一會兒,沈謹塵就走了出來。江怡墨為了避免尷尬便假裝睡著了,沈謹塵光著膀子站在床頭,看著睡著的小墨,臉上的表情是溺愛的。

他躺下,摟著她,動作很輕,生怕會吵醒小墨。

清晨!

小墨想早點起來給老沈和軒軒做早餐,她以為她醒得夠早了,結果還是冇有老沈睡,他已經起床了,床上現在就小墨一個人。

看著旁邊的枕頭是空的,小墨心裡總是覺得不舒服。

昨天晚上她再次讓沈謹塵自行解決,雖然他嘴上不說什麼但心裡肯定是有想法的吧!小墨懷揣著她的愧疚感下了樓。

廚房裡。

沈謹塵高大的身影站在那裡,他正在做早餐。小墨悄悄溜了進去,從後麵抱住了他,小腦袋從側麵伸過去,仰著腦袋看著他。

“怎麼這麼早?也不多睡一會兒。”江怡墨說。

“睡醒了。”他說。

小墨繼續盯著沈謹塵,他到底是在生氣,還是冇有生氣呀!從他的表情上也看不出來。算了,就當是他冇有生氣吧!

“那以後你起來時把我也叫醒,你教我做早餐好不好?”江怡墨露出一副想要學的樣子。

沈謹塵的早餐剛好完成,他轉了過來,摟著小墨的腰,小墨也摟著他的腰。

“怎麼突然想學做飯?”沈謹塵問。

小墨說話時喜歡晃動身體,但她忘了現在是和沈謹塵摟在一起的,她動的時候身體就會碰到他,輕輕的摩擦感,會讓他倆都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