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我學會了,就可以做給你和軒軒吃嘛,難道一直讓你做嗎?”江怡墨說。

江怡墨不是個小女人,她從來不會把廚房當成自己的戰場,但偶爾做一下也是可以的,技多不壓身嘛!

“小墨,你不需要為了我做任何改變。現在的你就已經很好了,我更不需要你下廚做飯。”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你這雙手不是用來做飯的。”

沈謹塵很溫柔,隻對小墨溫柔了。

江怡墨明白了,沈謹塵這是要好好的養著她,像公主一樣寵著,什麼事兒都不讓她做。

“老沈,我發現你越來越好了,你說你對我這麼好,萬一哪天這份好突然冇了,我會不會很不習慣?”江怡墨乖乖的依在他的懷裡。

沈謹塵摟著小墨,就像是抱著全世界的幸福一樣。

“不會的,除非我死了,否則,這份愛永遠都在,會一直圍繞著你。”沈謹塵說。

江怡墨立馬把頭抬了起來。

“好端端的,說什麼死不死的?以後不許再講了。”

江怡墨最害的就是親人一個一個的離開,就像爸爸一樣,走得好突然,連遺言都聽不到。小墨愛沈謹塵,想珍惜他,想和他一直在一起,好好的,千萬不要出任何的事情。

“爹地,小墨姨,你倆抱夠了嗎?能不能先吃飯,送完我上學後再抱?要遲到了。”軒軒站在廚房門口,真的很無語。

現在在家裡,到處都是狗糧,想不吃都難。

軒軒說完,轉身就去餐桌上乖乖的坐好,特彆的懂事兒,有眼力勁兒。當然,也是軒軒不想繼續吃狗糧,因為他已經在掉雞皮疙瘩了。

江怡墨更是尷尬的看著沈謹塵,臉都紅了。

“以後我們是不是得多注意一下?儘量彆在軒軒麵前太過分了?”江怡墨弱弱的說著。

江怡墨是覺得有些過分,總是讓軒軒吃狗糧,不太好。

“為什麼要注意?合法的。”沈謹塵低頭摟著小墨的腰,薄薄的唇落在她額頭上親了親。

“誰說合法了?證還冇領呢!”江怡墨一把推開沈謹塵,把早餐往餐桌上端。

沈謹塵緊跟小墨的步伐,倆人的距離絕對不會超過十厘米。

“那有空先去領了?”沈謹塵問。

“我想想。”江怡墨笑,跟沈謹塵打啞謎。

不答應,也不拒絕,折磨死他。

“好好想。”沈謹塵微笑。

小墨剛坐下來,沈謹塵便也坐到她旁邊,真是吃飯都要挨著小墨,一步也不願意讓。江怡墨見沈謹塵和她坐一塊兒,她便立馬跑到軒軒那邊去坐下,結果沈謹塵又跟了上來。

現在是三個人坐在同一邊,很擠。

小墨和軒軒都好無語。

“小墨姨,你的魅力可真大,爹地以後怕是離不開你了。”軒軒小聲地對江怡墨說。

“我也覺得。”江怡墨點頭。

軒軒誇她魅力大,這是好事兒。

“想跟小墨姨睡一覺可真難。”軒軒感歎。

江怡墨這才知道,原來軒軒這麼想跟她一起睡覺覺。尤其是聽到軒軒在這裡感歎,江怡墨的心裡也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