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晚上,我保證跟你睡。”江怡墨趴在軒軒耳邊,輕聲地說著。

“真的嗎?”軒軒聽了好開心。

但也隻是開心了幾秒,因為他知道小墨姨說的也不算,爹地那麼霸道,就像昨天晚上一樣,直接就把小墨姨給抱走了。

“當然,今天晚上一定陪你。”江怡墨笑眯眯地把自己盤子裡的雞蛋夾給軒軒:“多吃點兒。”

沈謹塵突然把腦袋湊了過來。

“你倆在聊什麼?”沈謹塵問。

神神秘秘的,怎麼感覺跟他有關係?這倆人竟然當著他的麵兒講秘密,這是完全不把他這個一家之主放在眼裡呀!

“就不告訴你。”江怡墨仰著脖子,很是神氣地看著沈謹塵。

就不告訴他,怎麼滴了?看他能拿小墨怎麼辦。

“我是一家之主,你敢在我麵前放肆?信不信我收拾你?”沈謹塵的手突然落在小墨的腰上,把她往懷裡一拉。

小墨措手不及的倒在了沈謹塵的腿上,他說的收拾就是這個樣子的嗎?

江怡墨一把推開他,從腿上坐了起來。

“一家之主?”江怡墨發現哪裡不對:“你再說一遍,誰是一家之主?”

江怡墨的小眼神變得有些凶狠起來,沈謹塵竟然敢大言不慚的在她麵前說他纔是一家之主,嗬嗬,簡直要把江怡墨給笑瘋了。

“我。”沈謹塵繼續執著。

但聽得出來,他這個我字已經冇有底氣了。

“確定?”江怡墨又問。

眼神比剛纔變得要犀利一些,並且隨時可能會生氣,然後沈謹塵就算是徹底的涼涼了。

“你。”沈謹塵立馬就改了口:“未婚妻大人,我錯了。你纔是一家之主。”

沈謹塵秒慫,竟然還特彆可愛的把腦袋湊過來,下巴落在小墨肩膀上,像個小男人似的對小墨撒嬌,希望她這個一家之主不要跟他計較。

“行啦!趕緊吃飯。”江怡墨肩膀動了動,不想讓沈謹塵繼續停在那裡。

因為他吐出來的熱氣都打在她臉上了,弄得小墨心裡怪怪的,很不是滋味。

軒軒更是表示無語,明明是在吃早餐,為什麼又要讓他吃狗糧?爹地也真是的,自從求婚成功後,他的大總裁人設是徹底的掛掉了。

現在眼裡腦子裡隻有小墨姨,小墨一句話他就慫了。要是被外人知道,他沈謹塵這麼怕老婆,還不得笑掉大牙呀!

飯後!

江怡墨和沈謹塵一起送軒軒去幼兒園上學,然後再開車離開。

“咱們這是要去哪裡?這可不是去TM集團的方向,也不是去沈氏集團的方向?”江怡墨問。

等等。

小墨突然發現,今天沈謹塵身上的衣服好像也怪怪的,不是平時上班喜歡穿的西裝,也不是黑色的。而是休閒裝,他還刻意自己弄了髮型,怕是大清早就在鏡子前折騰半天吧!難怪起得那麼早,他這是有預謀的呀!

這時。

正在開車的沈謹塵把手伸了過來,拉著小墨的手捏在他的掌心,特彆溺愛的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