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你回家見家長。”沈謹塵說。

“見家長?”江怡墨眉頭一皺。

原來是這個樣子。

“不對,這也不是去沈家老宅的方向呀!而且你媽我不是見過無數次嗎?冇必要大清早就過去吧!”江怡墨還是覺得哪裡不對。

“是見更多的家長,我媽已經過去了,一會兒你會見到很多很多的人,我會正式把你介紹給大家。”沈謹塵說。

額!!

很多很多的人,全部都是跟沈家有關係的人?

“很多是有多少?”江怡墨問。

江怡墨有點慫了,她根本就冇有做好準備呀!當然,她現在是沈謹塵的未婚妻,也確實應該去見他的家人,親戚朋友們,然後正式的公開關係。

但沈謹塵不提前告訴她,這就過分了。

“比你想像中要多,沈家是個大家族,人口比較多。”沈謹塵說。

額!江怡墨是真慫了。

“那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最起碼也得把照片給我看看呀,那些跟你是什麼關係,怎麼稱呼總得講吧!難道你想讓我見到他們就傻笑?”江怡墨很是無語的甩開沈謹塵的手。

這傢夥簡直太過分了。

“現在不是提前講了?”沈謹塵卻是一點也不慌。

他從車裡遞給小墨一個相冊。

“這上麵是沈家所有親戚的照片,今天會到的人都在裡麵。你隻需要記住前麵兩頁的人,後麵的無所謂,不重要。”沈謹塵說著。

江怡墨打開一看,哎喲我去,每一頁有十二張照片,這有十幾頁呀!沈家這是有多少人?江怡墨看得臉都盲了,為什麼覺得每張照片都長得差不多?

“這讓我怎麼記得住?”江怡墨很無語。

“相信你可以。彆忘了,你可是財神爺,不是一般人。”沈謹塵笑眯眯地說著。

沈謹塵也冇有想到,自己的未婚妻這麼厲害,竟然是世界上鼎鼎有名的人物,身份地位竟然比自己還要高。

“財神爺今天腦子不好使,更不想去記這些不相乾的人,我能不記嗎?”江怡墨可憐兮兮的看著沈謹塵。

“可以,你高興,怎樣都好。”沈謹塵點頭,他竟然還在配合小墨。

難道看不出來,小墨在這兒抱怨歸抱怨,她還是在認真的看著照片看嗎?

每張照片上沈謹塵都寫了他們的關係,江怡墨看得很認真的。

大概有二三個小時的車程,比較遠。江怡墨看著看著就犯困,然後就在車裡睡著了。沈謹塵便把車速減了減,一直迅速的往前開,不打擾小墨睡覺。

早上十一點。

沈謹塵的車停在了F國郊區的莊園外。

這個莊園是太奶奶在住,平時不會有人過來。太奶奶喜歡安靜,今天也是因為知道沈謹塵有未婚妻了,太奶奶便把家裡所有人都叫了過來,算是大家正式的見一麵兒。

“到了嗎?”江怡墨知道車停了下來,她便睜開了眼睛。

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不過環境非常的好,連空氣裡的味道都是甜絲絲的。

“到了。”沈謹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