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往窗外看了一眼。

“這裡好大,現在是所有人都在莊園裡麵嗎?”江怡墨問沈謹塵。

“嗯,這是太奶奶住的地方。太奶奶今年九十九歲了,不過身體硬朗,她在沈家是最有權威的,連我媽在太奶奶麵前都不敢亂講話。”沈謹塵說。

太奶奶這麼厲害?

“那我怎麼辦?我就喜歡亂講話,是不是死定了?”江怡墨突然擔心了起來。

早知道就不答應沈謹塵的求婚了,現在還要麵對這麼一大家子人,每個人都得搞定。又不能拿自己的身份壓人,也不能用拳頭,簡直太難了。

“不一定,太奶奶平時最疼的就是我。”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給她吃定心丸。

“等等,我好像什麼都冇有買。”江怡墨突然恍然大悟。

第一次來,哪有兩手空空的?怎麼都得準備些禮物呀!她可是財神爺呀!空手這也太寒磣了。

“不用,你來就可以了。”沈謹塵說。

“不行,必須得帶東西,不然太丟臉了。這樣,你先進去,我隨後再進去。”江怡墨說。

“什麼意思?”

“你彆管,你先進去,要是太奶奶他們問起來就說我堵在路上了,過一會兒就到。快進去。”江怡墨說。

沈謹塵不知道小墨要搞什麼鬼,但他還是聽小墨的話,先進去了。

等他走後,江怡墨趕緊拿手機給徐風打了電話。

“彆工作了,趕緊帶人去商場給我買東西,把最好的最貴的東西都買了,然後用直升機給我送過來。”江怡墨很著急。

徐風正在上班,他愣是冇有聽懂。

“BOSS,你這是要讓我清空商場嗎?”徐風問。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挑貴的好的買,趕緊給我送過來,非常的急,一小時內送不過來,不僅我要完蛋,你也得完蛋。”江怡墨講完就掛了電話。

徐風更是不敢馬虎,直接去人事部叫了十幾個同事,帶了十幾輛車直奔百貨大樓。就跟搶物資似的,隻拿貴的不拿對的。

十幾輛車,全部塞滿,然後就往直升機上麵裝。徐風已經收到了江怡墨發過來的定位,開著直升機直接就去了。

汽車需要開兩三個小時的路程,但是直升機在天上飛,那速度就忒快了。徐風一共隻花了四十分鐘便出現在了江怡墨麵前。

“BOSS,你要的東西都帶來了,你看看行嗎?”徐風喘著粗氣,趴在車窗前。

“我去瞧瞧。”

江怡墨下去,去直升機上看了看。好傢夥,飛機上都堆滿了,全部都是些上得了檯麵的東西,江怡墨非常的滿意。

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一會兒她進去見人就送東西,而且還都是些好東西,那些親戚朋友們哪有不喜歡她的道理?

指不定以後一個個的都得巴結了,可比江怡墨空著手進去,還得賣力的討好大家強太多了,一句話不講,拿錢砸人就完事兒了。

“行,把東西放下你就回去吧!”江怡墨很滿意。

“BOSS,你買這麼多東西做什麼?”徐風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