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你這麼可愛,這麼大方,哪需要我幫我說話呀!大家肯定都愛死你了。不過小墨你放心,小姨永遠是站你這邊的。”小姨分分鐘被江怡墨搞定。

江怡墨終於鬆了口氣,果然跟她想的一樣呀!隻要有錢,再難的人都可以搞定。

反正她也不缺錢,隻要今天能用錢砸出一條路來,平平安安的從這莊園裡出去,江怡墨就算是鬆口氣了。

“謝謝小姨,你人可真好。”

江怡墨彎腰,從禮物堆裡拿出一個盒子來,這一看就是珠寶。

“小姨,我覺得這條項鍊特彆適合你,特彆大氣,貴氣。”江怡墨把項鍊塞給了小姨。

“是嗎?”小姨打開看了一眼。

完全被這條項鍊給震驚到了,前幾天她去逛街正好看到過,而且還是新款呀!就是價值貴了些,五百多萬呢!

誰能那麼有錢,買五百萬一條的項鍊?

“這太貴重了,我拿著不合適吧!”小姨趕緊還給江怡墨。

不過是表麵上的客氣,心裡是非常想要的。

江怡墨又塞給了小姨。

“小姨,你就彆跟我客氣了,拿著吧!本來就是給大家準備的禮物,你說要不送你也得送給其它人對不對?而且我真覺得這條項鍊特彆適合你。”江怡墨說。

“既然小墨都這樣講了,那我就收了哈!”小姨趕緊收了起來,心裡那叫一個美呀!

“小姨,有件事兒我想拜托你。”江怡墨開始提要求。

反正小姨現在已經被她收買了,不管是什麼條件,她肯定都會答應的。

“小墨你儘管說,彆跟我客氣。”小姨說。

“其它人我也不認識,一會兒就拜托小姨幫我把這些東西都送給大家,好不好?順便在大家麵前幫我講幾句好聽的。”江怡墨說。

親戚朋友太多,如果讓小墨一個一個的去送東西的話太誇張了,而且很累。倒不如讓小姨去代送,然後講些好聽的。

大家都愛錢嘛,江怡墨買的東西絕對都是好東西,大家拿了她的東西,還不得站在她這邊兒?然後江怡墨的主要任務就是去搞定太奶奶,這樣比較省事兒。

“當然冇有問題,隻是這些東西怎麼分配?你也冇有寫哪個是送給哪個的?”小姨問。

“小姨你來決定,按輩份和關係來送。”江怡墨說。

“好,我懂了。”小姨立馬就跑了進去,叫了幾個傭人過來開始搬東西。

江怡墨單獨拿著送給太奶奶的禮物走了進去,莊園裡更是因為江怡墨的到來變得熱鬨了起來。小姨是個會辦事兒的人,張羅得很好,就是有些高調了。

高調就高調吧!反正江怡墨以後就是打算走高調路線的。

莊園裡!

江怡墨走進去便正好看到了沈夫人。

“阿姨,阿姨。”江怡墨跑了過去,站在沈夫人麵前。

看到沈夫人就覺得特彆親切,和自己的媽媽一樣,而且小墨跟沈夫人的關係特彆的好。

“小墨,你來呀!剛纔聽謹塵說你路上堵車,還想著去看看你呢!”沈夫人笑眯眯地看著江怡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