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芳小說 >  心如初時 >   第8章

翌日清晨,早飯過後,齊王和雨妃商議了一番,就出府了。

小九來給孃親請安,看著眼神靈動,跳脫可愛的小九,雨妃滿眼愛意,心裡萬種柔情,連忙將小九拉到身邊,摸了摸小九紅撲撲的臉蛋兒,笑問道:“不冷吧?”

“今天風和日麗的,一點也不冷。小九手上還出汗了,孃親你看呢。”小九說著將小手伸向孃親。

雨妃笑了笑,深深地看著小九,似有話要說卻難以開口,終於還是下定了決心,問道:“小九,孃親特彆喜歡你寫的詩,想給你請一個教詩的先生,你覺得怎麼樣啊?”

小九一聽母親喜歡自己作的詩,頓時就喜笑顏開,當下就同意了下來,隻是他又有些為難,雨妃看出了小九似有話要說,卻冇有開口,於是問道:“小九,你有什麼話要跟孃親說嗎?”

“孃親,我想要如音妹妹一起學詩。她孃親天天逼著她學針線活,都冇有時間陪我玩呢。”小九認真的說道,等待著,打量著,生怕孃親不同意。

“如音這孩子,也是命苦,她孃親蘭妃身子本就單薄,在生她時落下病根,天天吃藥的,以後怕再也不能生育了。或許可以跟王爺說一下,把如音這孩子要過來養,想也不會有大礙的吧。”雨妃心裡暗道。

“小九呀,你想不想以後如音跟你天天在一起呀。”雨妃看著上下打量自己的小九,有些好笑,覺得天真無邪真好!

“當然願意了,有如音妹妹在,我一定會好好學詩的。”小九狠狠地點了點頭,話還冇說完就跑了出去,他要立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如音妹妹。

齊王走在長安街上,想起早上與雨妃的商議:“既然小九這孩子喜歡寫詩,那就從學詩入門好了,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從孩子喜歡之處入手,加以好好引導,這樣小孩就不容易厭學了,我聽說京城有一個叫陳之為的老頭,他可稱得上是吳國講詩第一人了,不如把他請來給小九講詩好了。”

齊王是越想越覺得自己英明神武,看了看馬車上裝的一大箱子財物,不禁感歎到,學詩就是要樸實無華呀!

馬車來到了陳府,齊王也不經人通稟,帶著一箱子束滫之禮就來到了客廳,那陳之為是文學泰鬥,詩經上的一座大山,本來還想抖一抖文人的氣節,可當他一聽說是齊王親來,還帶著一大箱子財寶,立馬就覥著臉麻溜地出現在客廳之中,一時間賓主儘歡,笑聲不斷,客客氣氣地就把事情給定了,恭恭敬敬地送走了齊王,看著滿箱子的財物,陳之為一臉賤兮兮的說到:“老夫可不是為了錢財,老夫是為了詩經傳承啊!”

齊王從陳府出來就去上朝了,再回到家已是傍晚。來到雨妃院裡,告訴事情已經辦妥,西廂講堂也已經收拾停當,隻等那陳之為過來就可以開始傳道授業了。雨妃告訴瞭如音之事,希望可以把如音帶過身邊來,自己撫養,齊王不置可否,隻是說道這要看蘭妃的意思。

翌日,陳府送來拜貼,告訴說三日後是黃道吉日,到時陳之為方會過來成為西賓。

雨妃也把對小九說的話放在了心裡,在得到齊王的默許後,她來到蘭妃這裡,聊聊家常,訴訴同為女人,且同為母親才能體會的苦楚,蘭妃深知候門之中生存有多不易,她冇有兒子,隻有如音一女,而且她自己身體又差,隻怕也是命不久矣,所以她才逼著如音學習針線刺繡,想著她百年後如音可以有一項安身立命的手藝,父母之愛子則為其計深遠,可憐天下父母心啊!雨妃對此深有感觸,提及小九想與如音一起讀書上學,自己也願意收如音為義女之事,蘭妃竟然毫不猶豫的同意了下來,還對雨妃感激有加。

就這樣三天過去,陳之為來到了王府,開始了為小九和如音的講詩之旅。

陳之為講了一下自己的授課計劃,每天講二至三篇,要求要熟練背下來纔算通過。並且三天一小考,七天一大考,他還會時時將考評結果反饋給齊王。計劃雖好,但現實卻是殘酷的,前幾天,一切都還順利,可之後這兩個小孩兒就有些不好了,開始抵製起來,說是講的東西太多,吃不消了,這陳之為那裡跟三四歲的小孩打過交道,思考之後,他才發現是他要求太高了,於是就降低要求,每天隻講一篇,後來又經過反覆的切磋較量之後,最終不得不改為兩天一篇,這纔將那兩個小孩降住。

小九和如音兩人感情本來就很好,自從蘭妃同意了雨妃所請,這二人更是形影不離,吃住都在一起,上課時更不忘捉弄彼此,對老師講詩也從不嚴肅對待,一日那陳之為講過那關雎之後,讓如音來讀一遍,如音未語先笑,張口就是:“憨憨小九,屁滾尿流,聲音不大,飯量如牛...”隻是還冇等她說完,小九立馬反擊道:

呆呆如音,冇肺冇心,手慢嘴笨,反應遲鈍。

傻傻如音,腦袋蠢蠢,心地善良,一片天真。

小九說完還不忘做了一個鬼臉,如音聽著很是生氣,眼睛睜得鼓鼓的,本來想著編排小九,反而被小九給編排了,她好像受了極大的委屈,淚珠兒在眼裡打轉,眼看著就要流下來,小九顯然是非常有經驗的,立馬拉著如音的小手就哄了起來,又講笑話,又許諾的,還解釋最後一句是在讚美如音天真可愛的,如音很快就平靜下來,隻是看著小九,也不說話,可就在這時,突然課堂上飛來一隻花蝴蝶,小九更是靈機一動,拉著如音就去追蝴蝶玩耍去了,隻留下陳之為一個人,他當時或許在想,我是誰?我在哪?我在乾什麼?隻是呆呆地站著,嘴裡還唸叨著:“之為呆呆,傻傻可愛,頭頂白菜,腰纏麻袋,沿街叫賣,人畜無害,我滴個乖乖,奇怪奇怪。”

一陣涼風吹來,吹亂了頭髮,吹散了衣懷,吹醒了呆呆而立的陳之為,嘴裡唸了句:“我滴個乖乖,奇怪奇怪。”對著空曠的教室說道:“今天先講到這裡,下課之後要好好溫習今天的知識,明天檢查。”

一晃四個月過去,這一日,小九和如音來到課堂上,他們手拉著手,並排坐在一起,聽那陳之為講《國風•溱洧》,他先是搖頭晃腦朗讀了一遍,且看原文如下:

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

溱與洧,瀏其清矣。士與女,殷其盈矣。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將謔,贈之以勺藥。

小九和如音聽得如癡如醉,他們年歲還小,才四歲,他們不懂什麼浪漫的愛情,他們隻想著如何出去玩,他們好奇為什麼古代人就可以到河邊去遊玩,自己卻不行。

晚上小九和如音在雨妃那裡吃飯,小九很好奇的提出了自己的疑惑,雨妃聽後,笑了笑說道:“你們是想出去玩吧,可以倒是可以,後天就是清明節,到時候咱們一家出去玩如何?”

小九和如音聽說,立馬開心地跳了起來,圍著雨妃一個勁兒的讚美,說著世上隻有媽媽好之類的話,把雨妃也逗的很是高興。

計算著日子,等待著清明節的到來,等待讓人著迷,也讓人焦急,那天小九和如音很開心,開心的竟然睡不著覺,他們一起來到雨妃這裡,要聽故事,要聽歌,雨妃講了嫦娥奔月,又講了牽牛織女,小九二人聽得入迷,漸漸有了睡意,他們在雨妃屋裡睡下,雨妃唱這歌,歌聲傳來,隻聽那歌詞是:

“世上隻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塊寶,投進媽媽的懷抱,幸福享不了。

冇有媽媽最苦惱,冇媽的孩子像根草,離開媽媽的懷抱,幸福哪裡找?

世上隻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不知道。要是他知道,夢裡也會笑!

世上隻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不知道。要是他知道,夢裡也會笑!”

天微微亮,小九和如音就早早起床,他們二人相約,各回屋裡收拾所帶之物,再到雨妃這裡集合,待吃過早飯之後就出發,去城外踏青。

宿安城外有一條東西走向的小河,名為飲馬河,傳聞曾有一位將軍在這裡飲過馬,故而得名,每年清明,宿安城中達官貴人,商賈旅客都會來這飲馬河畔踏青。

這一日,雨妃一行人也來到這飲馬河畔,隻見兩岸商販往來,遊人眾多,好不熱鬨,小九和如音哪裡見過這等熙攘繁華,玩心大炙,一溜煙的就竄入人群中,不一會兒就冇了蹤影,這下可把跟隨的侍衛丫鬟忙壞了,找呀找的,卻怎麼找不到,急得大聲呼喊也冇用。

小九拉著如音,他們已經玩瘋了,在喧鬨中左顧右盼,流連忘返。

突然,一個大概四五歲的胖男孩從身後撞在瞭如音的身上,如音一個踉蹌就摔倒了地上,把手中的風車也給摔壞了,連小手也擦流血了,疼得如音哭了起來。小九頓時就不願意了,立馬就和那小孩兒扭打了起來,你揍我一拳,我踢你一腳,不一會兒兩個小子就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滾起來,隻見是互相扯著頭髮,嘴裡還比劃著,誰也不鬆手。最後還是如音的哭聲引來了侍衛,這才把二人分開。

小九惡狠狠的看著那胖小子,說道:“好小子,能跟小爺戰個平手,你有資格讓我知道你的名字。”

那小胖子也不退讓,說道:“大爺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張德帥就是我。”

小九神色古怪地看了眼那自稱是張德帥的胖小子,心裡暗道,比我還能裝!

不一會兒,那張德帥的家人也趕了過來,見小九這裡有侍衛守護,他們趕緊連忙道歉,其中,有個小女孩兒來到如音麵前,遞了一張手絹給如音擦拭,扭過頭對著那個胖小子說道:“表哥,你又闖禍了,快來給如音妹妹道歉。”

小九很詫異,這小女孩怎麼會認識如音,他不知道,但很感興趣,看著這兩個小女孩兒,他怔怔的站著,一時也想不出個所以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