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芳小說 >  一招鮮吃遍天 >   第10章

莫愁咳嗽兩聲。

“姑娘說笑了。我又不曾麻煩姑娘買通官府,何來欠人情一說?”

許如清一聽就站起,小臉紅紅。

“酒小哥,你可不能耍賴!”

“這幾天我可是一直盯著客棧,買通官府也花了不少銀兩!”

我莫愁怎麼耍賴?無稽之談!

莫愁難得笑道,對許如清卻越發好感。

“罷了罷了。你且說說看,要我做什麼。”

半晌,許如清才說清。

“雷湖湖底,有一株珍貴藥材。但因前幾日天降山石落入湖中,將藥材壓住,取之不得。”

“你能殺那些華山派高手,定然是更加高手。”

莫愁聽明白了。

“你是要我,幫你去取那藥材?”

“是。”

“我已找了不少高手,隻是那山石太巨,萬斤之重,實在無法。若要回宗調動宗門高手前來取藥,就太遲了!”

許如清一見莫愁並不很感興趣,連忙道。

“你若是能幫我這一次,我們便兩清。”

兩清?

按理說莫愁將要闖山,不宜消耗體力。

但那山石砸入雷湖,本就是莫愁種下的因果。

可是幫了她,兩人豈不是真兩清了?

和自己這般心有靈犀的女子,一輩子都很難找。

莫愁很喜歡許如清,卻隻是一個勁的吃肉。

兩清也好。自己將要麵對的,可是殺仇。

這次闖山能否活下,還是兩說。

正是因為對她有好感,纔要遠離她。

良久,莫愁才道。

“那藥,什麼模樣?”

“呃,藥師說其外觀與蓮藕無二,隻是通體紫色也在泥下……”

莫愁拿起桌上三劍,抹嘴起身。

“哎,你去哪?”

莫愁冇有回答,隻是走到門口。

“上次太急,這次,請你喝三碗酒。”

“仁貴,給她上酒。”

“砰!”

門合。

許如清心事重重,借酒澆愁喝的極慢。

三碗酒,最後一碗還剩一口時。

“吱!”

門開,莫愁現身。

一身黑衣,滴水不沾。

手中,拎著一塊紫藕。

許如清兩眼放光。

“就是它!你怎麼……”

莫愁把紫藕放在桌上,泥流不停。

“我們兩清了。”

許如清細看紫藕,氣越喘越急。

怎麼會呢?

自己找了好幾個江湖有名的高手,彆說取到紫藕,就是合力要移動那巨大山石方寸,都是難上加難。

“這纔不到一個時辰,你是怎麼……”

莫愁隻道。

“打烊了,請回吧。我們兩清,莫要再來了。”

“還有,我叫莫愁。”

莫愁斷定許如清要這紫藕必是要入藥救人,斷不會在華州久留,這纔敢將真名告訴。

喚一聲仁貴,莫愁便回房去了。

許如清一人呆坐,癡癡地看那紫藕發呆。

“怎麼可能呢,分明是與我年紀相仿,怎麼可能有萬斤移山之力!”

許如清是雨境,修煉的功法乃是飛雪派獨門內功《清雪訣》,身懷千斤內力。

她修為在同代之中,已算得上天才。隻是兩千斤內力,絲毫挪不動那萬斤巨石。

看莫愁不過二十左右,不到一個時辰,一人怎可撼動萬斤巨石,滴水不沾?

這紫藕,莫不是假的吧?

許如清不懂藥理,隻憑看也辨不出真假。

“莫愁,你耍帥可以,本姑娘可是要藥救人!天大的事,豈能兒戲?”

想來想去,還是去雷湖一看是最穩妥。

如果紫藕是真,那山石必然移位。

如果是假,山石自然分毫未動。

拿定主意,許如清直奔向雷湖去。

客棧中。

仁貴正在替莫愁敲腿。

“那今日不闖山了?”

“明日一定。”

莫愁見仁貴忙忙碌碌,道。

“仁貴。那日殺我十六人,當中有冇有你?”

仁貴一抖。

“不敢欺瞞少宗主,的確有我。”

“剩下十五人,包括我三弟在內,都死了。”

莫愁語氣冰冷。

“那日傷九兒也是你。你已必死。所以大不用獻這般殷勤……”

仁貴不停磕頭。

“少宗主不用再說。仁貴死便罷了,隻是家裡還有老孃,求少宗主莫要牽連他老人家!”

“冤有頭,債有主。你娘不曾欲殺我,我自不會為難。我非莫遠,你可儘放心。”

仁貴渾身顫抖。

“謝少宗主!仁貴臨死之前,願為少宗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莫愁盤坐練功,仁貴暗暗又磕了五十幾個響頭,一直到額頭瘀血,這纔出去。

莫愁這一練,便是一夜。

十年來所記之劍法,拳法,掌法,與莫遠一戰,皆不再是紙上談兵。

感悟之中,太玄真經,突破第四層!

【太玄真經四層!】

【當前最高可用威力增幅:十六乘】

渾厚的內力,從身體各處而來,在丹田彙聚。三千雨滴,凝聚成湖。

莫愁的湖境,五千斤。十六乘,八萬斤!

熟悉的文字,再度浮現腦海。莫愁已經見怪不怪。這兩行奇怪話語,卻實打實能讓他更強。

莫愁嘗試全力打出十六乘八萬斤威力,彈指積蓄之中,丹田氣海竟被瞬間抽空大半,險些暈倒!

以後若不是生死關頭,還是少用最高倍數的全力。內力太強,有時候也未必是好事。莫愁欲徹底掌握這八萬斤內力,還需磨練。

事緩則圓,更何況五萬斤內力已超越大部分長河境強者,足夠使用。

“五萬斤內力在身,足夠闖山。”

華州城,郊外。

雷湖邊。

許如清氣喘籲籲。

一見眼前,湖中山石絲毫未動,許如清心中不由得惱怒。

什麼嘛,還以為是什麼大俠高手。原來隻是一故作高深,奸詐狡猾之人。

雖然如此,許如清心中仍有懷疑。

想莫愁那一夜殺儘華山派高手,屍身遍地,不會是假。

“也許……到北邊看看?”

許如清這般想著,便施輕功徐徐,繞到雷湖北麵。

她那一雙靈眸,望向巨石那時,嬌軀一顫。

雙眼所見,根本是天人顯靈!

許如清花容失色!

這一幕,實在太恐怖。

雷湖北麵,可以清楚地看到。

整個山石最厚的部分,被一劍從中斬開,分成兩半!

切麵光滑如玉!

那可是數千斤的山石!

仔細看那劍痕,分明隻出了一招!

許如清又驚又喜,心跳不停。

“他冇騙我……”

許如清越想,心中越發震驚。

“怎麼會。他與我年紀相仿,就有如此實力?”

再一想莫愁眉眼。

好帥,好出塵,好妖孽顏……

雷湖邊,許如清徹底芳心失守,亂了分寸。

隻是一想到莫愁要與她兩清,心中不自覺平添了幾分怒氣。

“哼。等我把藥送回宗門,再來找你。”

許如清就不信,莫愁真要與自己兩清?

“莫愁……聽來就像假名。”

許如清冇有遲疑。當務之急,是把藥送回宗門。

她冇有拖延,連夜便啟程,離了華州城而去。

夜裡,客棧中。

莫愁依舊在盤坐修煉太玄真經。

與莫遠黎雨風等一戰,感悟頗多。

劍招,拳法,掌法,腿法……

一招一式,儘在莫愁心中。

華山之上,莫妙因黎雨風之死,徹夜難眠。

“若有高人識破我計,上山告知掌門我引兄弟相戮,我必危矣!”

莫妙當真是天縱之資,聰穎機敏。

“眼下之計,隻好死守華山。”

“我當於山路上布三陣,以殺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