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劍禦雷真訣?聽起來很有璃月風格呢。”

一旁的甘雨聽到這個名字也終於忍不住開口,她現在對這個能被帝君承認的明先生也抱有較高的好感了。

當然,我之前不是和你們說過嗎?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裡也有一個類似於璃月的地方叫做神州。

那這本真訣就是來自那裡嗎?

刻晴好奇追問,剛剛她已經完全被這本強大的法訣吸引了。令她驚奇的是,經過這本法訣,她似乎不動用神之眼也能調動起空氣中和體內的雷元素了。

“也不全是。”

明琛繼續說道,冇有吊眾人胃口的意思。

“我應該和你們說過我來提瓦特是來找一名名為芽衣的少女吧,那是我的未婚妻。”

“這本神劍禦雷真訣就是當初我的另一個至交好友,現在也可以稱得上是我的未婚妻的符華與我共同所創。”

提起芽衣和符華的時候,明琛忍不住笑了一下,他又想起了當年眾人無憂無慮的生活在聖芙蕾雅的日子。

後麵因為奧托的佈局和符華髮生了種種誤會,但卻在一次一次的生死危機中彼此互相親近了心靈。

“芽衣....,符華....”

看到明琛臉上幸福洋溢,琴和芭芭拉既感到高興又感到酸澀。

琴又想起了那天晚上明琛對她說的話。

“琴小姐,你是一個好女孩,但我不能因為自己來耽誤你。”

“我早已經有了好幾位未婚妻。我和她們一起曆經生死,一起在虛實環境之中生活幾萬年,我們早已經離不開彼此。”

“我的心告訴我對你是有好感的,但你應該更多的為自己考慮,我的生命近乎是無限的,我想要的是可以一直相守到永恒的情感。”

“永恒...無限嗎?”

輕聲囁嚅著這兩個字,琴握緊了手中的西風長劍又想起自己心底曾經發過的誓言。

“現在的我還遠遠不足以守護一份直到永恒的情感,父親和母親曾經也是那麼相愛,卻又永遠離開。”

“隻有更加努力才行.....才能守護,才能追上他的步伐,做那一縷清風。”

“明,明先生。我也想來挑戰一下!”

琴戰意昂然的對明琛開口說道。

“請!”

明琛為她讓開道路。

大家都來吧,剛剛眾人已經瞭解了死士的基本情況,索性就召喚出了很多死士,提高大家的效率。

可莉這裡,他會親自照看。

至於仙人,明琛為她們具現的則是來自崩壞世界的教父軍團。

教父軍團也是曾經在這片空間瘋狂支配學院女武神的機器。尤其是經過他的調配實力達到和女武神同一層次的教父機器。

高攻擊,高防禦,鬼畜一般的攻擊速度。

還有強大的吸力控製,包頭蹲防還有正麵無敵,還有像蟻群一般的數量。

好幾次都把琪亞娜這個皮皮的草履蟲打的直喊:“艦長我錯了,放過我吧。”

看著密密麻麻湊在一起表麵上看不出什麼端倪的教父軍團,流雲忍不住湊上來對明琛說道:

“讓我先來吧。”

“行!”

知道流雲是一個狂熱的機關愛好者的明琛笑眯眯地為她讓開道路,希望她到時候彆被錘哭就好。

“帝君保佑,希望流雲真君冇事...”

看到明琛詭異笑容的甘雨心裡默默給流雲祈禱,剛剛也是這樣刻晴就是這樣獻出了第一次,明先生有點小腹黑呢......

流雲卻是冇注意到在這個異常,隻是伸手一揮一把風係長槍出現在她手上,接著,擺出一副戰鬥的姿態。

明琛揮手解除限製,教父軍團瞬間鎖定目標。

流雲身形微動,翠綠色的流風閃過,下一秒,她就出現在了教父軍團上方,蓄氣力來。

可是,還冇等她蓄力超過兩秒,腳底瞬間出現一抹沉沉的吸力,宛如墜入沼澤,完全掙紮不開,對於流雲這種依賴速度纏鬥的敵人,教父還是非常給力的。

流雲忙忙終止蓄力,亮青色的光芒一落而下,幾個教父身上瞬間出現了幾道可怕的傷疤。但還冇等流雲施展逃離之法,眼前的機甲就閃爍起紅色光芒。

轟隆,下一刻.....

碩大的拳頭像暴雨一般落下,鬼畜的攻擊速度,讓忙著閃躲的流雲甚至找不到一絲反攻機會,被追的淒慘無比。

終於,在幾台教父的圍攻下,流雲被趕到了幾台機器的中間,甚至都冇來的及開口說話,明琛隻看到一道可憐兮兮的眼神,流雲便化作了點點星光。

下一刻,流雲被複活出現在眾人身邊。

“流雲真君!”

甘雨趕忙跑過來拉住流雲。

“都這麼大了做這種姿態,這是何機器,真想把它拆開看看。”

流雲對擔心的甘雨笑了笑,很快調整好自己的心情,畢竟是經曆過魔神大戰的人物,隻是此刻對這鬼畜的教父產生了不小的興趣。

提瓦特也有類似機器的獨眼小寶,但比起剛剛讓她狼狽不堪的教父差距不止一籌。

“這個可是我們那個世界的科技結晶之一,若仙人感興趣的話,加入我們學院,我倒可以考慮具現一個來讓仙人研究。”

明琛看著這些機甲笑著開口。

“嗯?那我加入吧!”

流雲真君利落的開口。

“?”

“答應的這麼快嗎?“

明琛有些意外,他還以為這些老古董需要花費更多力氣呢,不過也好,他的實力可以更快的恢複了。

”哼,本仙可不是那些扭扭捏捏的小姑娘,既是帝君應允,又有你親自相邀,那自然可以。“

流雲傲嬌的哼了一聲,說道小姑娘時,她悄悄地看了看旁邊毫不自覺地刻晴何另一半靜靜微笑冇有任何表示的凝光。

”好,那就等大家做完訓練,我就幫你去登記,現在你就是高年級一班的第一名學生了。”

“其餘的,實力冇有你高的,現在都要稱呼你為學姐。”

你....流雲瞪大眼睛,看著明琛嘴角惡趣味的笑容。

“你什麼你?叫我學院長。”